第四卷 新视界,心世界 第一章 计量
作者: 萦索
    第一章 计量

    大结局一

    正午的阳光暖暖的,青碧的绿树骄傲的伸展着枝叶,摇曳着,落下满地荫影。方少华站在一颗老槐树下,斑斑的光影落在他平凡的面容上,有一股独特的静谧混合沉淀的气质,越看就越吸引人。

    其实外表固然能吸引“以貌取人”的人,但男人相处久了,还是要看内涵。

    方少华身材颀长,举止洒脱,虽然五官上没有值得称道之处,但他用言语的魅力,字字句句都点在人心坎上,使人有云开雾散之感。随着对话的深入,越发让人觉得他坦荡可交,不是猥琐、邪恶、歹毒之辈。

    “魔域不是你们所想象的,一望无际的荒野,不通人性的野蛮。他们也有很多普普通通的凡人,就像仙道的凡人,一辈子平凡的扎根在土壤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仙道中人憎恨魔道中人,因为魔族血腥、残暴所作所为令人发指可有多少人真的去过魔域,知道仙道中人进入魔域,是怎么做的呢?你们之中,有哪一位师门家族流传下来一丁半点关于在魔域如何对付普通民众的?”

    方少华淡然的看了一眼全场。

    被看到的人,紧紧皱眉思索着——不错,他们从小就被教育着,魔族是可怕的、残忍的,见到就要除去的仇敌世代为仇,可想而知大多数能穿越万妖之窟进入魔域的仙道前辈,是如何“报复”的。大概,跟魔族人进入仙道一样,大肆屠杀吧?

    仇恨,本身是没什么道理可言的。你杀了我的人,我再反过来去杀你的人。如此翻过来覆过去,就成了解不开的世仇了。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大到铺天盖地,成了雪崩。

    后丹天、韦昭等人,自然不会被方少华三言两语,说得心志动摇。只不过更看清了仙道与魔域争斗的本质罢了不是什么魔族天生该死人人得而诛之之类。现在,仙道处于弱势。魔族心心念念攻打仙道的决意不会改变,而妖族态度****,极有可能两面夹击。仙道危矣

    怎么解开这个局?

    韦昭定定的看着方少华,

    “可否请方公子移步?”

    他让文家的人为他们准备了一处安静清幽的地方,细细的商谈了半响——内容,不外乎星宗如何与方少华合作。看来,韦昭是准备把宝压在方少华身上。

    除了方少华,还有谁更熟悉魔域的势力分布?

    因为这个,小贞彻底洗涮了,严谦几句挑拨,关于她可能影响在场中人,是魔域探子的可能。

    原因很简单,没有人会浪费时间拉拢别人的心腹。方少华一直把小贞当妹妹看待,十几年来呵护又加,还有谁能付出更大的代价获取她的忠诚?根本做不到。

    就在后丹天也犹豫,是不是要代表后家跟方少华建立良好的关系,不管魔域会不会攻打进来,对敌人多一分了解,总是好的。而代表仙蒹****宗的徐巍已经按耐不住。

    他直接走到小贞面前,说的不是什么正经大事,而是一件困惑了他很多年,几乎成心结的旧事

    “那个人是谁?”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莫名其妙。可大多数都是参与过那次“清净无垢境”之行,谁能忘记当年那位清丽婉约、清新脱俗的绝代佳人呢?马彬武、云鹏、云岭、云蜚等都转过头来,紧紧盯着小贞。

    最紧张、期待的,莫过于韩达。

    他非常想知道那个人……

    对静儿好不好?

    一定要比他好啊

    小贞怔怔的嘟着嘴,半响转了了一下眼珠,跳起来,“你都有未婚妻了,还问这个干嘛?不关你的事情劝你少管闲事。”

    说完,她就想溜走。

    徐巍认为,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知晓的机会,怎会轻易的放过?什么也不管了,当场抓住小贞的胳膊,如钢铁刚硬有力的铁爪紧紧掐住了,“快说我没有多少耐性了。”

    小贞怎么挣都挣不脱。

    韩达为小贞说话,示意徐巍不要太过用力,以免伤了人。但他自己堵住小贞的去路,含义非常明显——不说的话,就别想走了。

    “小贞,你姐姐……是我最大的遗憾。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待她怎么样?”

    小贞根本逃不了,狠狠的说,

    “你们真想知道?”

    齐齐点头。

    “好吧,我说”

    小贞咬着牙,就在准备张口吐出那两个字的时候,唐煜忽然从月亮门出现。阳光光灿灿的照射在他身上,不同于方少华的沉淀安稳,他就像孤立雪峰上的青松,屹立挺拔,清高孤绝。

    当然,以容颜而论,他的五官俊美,仅次于云鹏、上官君涵。

    这是天意还是刻意的?

    反正众人看见唐煜,暂时放过了小贞。

    “北堂,里面讨论的怎样了?”

    他们这群人虽然不乏身居高位的,但终究算是年轻一辈,商讨会也开在了后花园。真正的老一辈,都在议事厅中。唐煜作为北堂世家说一不二的家主,自然名列其中。

    “唉还在争论中。我想天黑之前,是挣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众人不由得想到,小贞与翁元芷来时,曾提到“等到谁错谁对,谁黑谁白都分不清了,就差不多可以坐下来分配利益”的诛心之语,都忍不住叹一口气。

    难道仙道风气不能改一改么?大家坐下来,齐心合力渡过难关不好吗?非要在事前算计一番,你得多少,我付出多少,所有的利害得失都算清楚了,到万不得已时才慢慢腾腾拿出最后的筹码?

    不久,韦昭也同方少华商谈完毕。

    看韦昭略带轻松的笑容,看来星宗有自己的计量。

    后丹天见状,也拿定了主意。

    只是她不知,自己的丈夫马彬武对魔族人刻骨铭心的仇恨,哪可能让后家与魔域中的势力联合起来?虽然她跟她没有多少感情,但马彬武真的借用她的名义在外做了什么,她还能休夫不成?

    小贞松了口气,连忙站在方少华的身边。

    方少华一点也不掩饰他对小贞的特别,

    “我唯一的妹妹了……”

    不是严谦的亲妹妹,但他付出的十多年感情,怎么收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