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守道再现
作者: 南阳听雪
    傍晚,刘奶奶到屋外刮了一簸箕积雪,放锅里熬成水,水开了以后把私藏的一小袋子红薯面撒进了锅里一点儿,“今天是腊八了,咱家改善改善伙食,不吃那麦秸壳子了。”

    全家人都饿的有气无力、皮包骨头,刘继宗喘着气问,“你哪儿的红薯面儿?”

    刘奶奶一笑,“入冬的时候留的,打算过年的时候吃。”

    刘念道虽然年龄大了,却挺能挨,就早上吃了一小碗麦秸壳子熬的清汤水,一直撑到现在,看着比刘继宗还精神。他在旁边叹了口气说:“还过什么年呢,能活过来年就不错了,这世道,打仗就打仗吧,狗日的老天爷也来凑热闹,两年没下过一滴雨,倒是下了一地蚂蚱,这玩意又是飞又是跳的,比人欢实,要不然逮了也能吃。”

    红薯面扔锅里饭就好了,说是饭,也就是一锅比清水稍微浑点儿的浑汤。

    一家四口人,每人可劲儿喝了一大碗,不过,维持了不到半个小时又饿了,咋办呢,勒紧裤腰带睡觉吧,睡着就不饿了。

    自打饥荒开始,刘念道也不催促刘奶奶和刘继宗生孩子的事了,路都走不好了,哪儿还有力气生孩子。

    睡到半夜,刘奶奶饿醒了,不过她没睁眼,因为睁开眼就睡不着了,那会更饿。可就在这时候,耳边传来一个低低的女人声儿:“白仙姑……”

    刘奶奶听了心里纳闷儿,是不是饿出毛病了,这大半夜的咋还听见有人喊自己呢?刘奶奶没睁眼。

    停了一会儿,女人声音再次传来,“白仙姑醒醒。”

    刘奶奶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幻听,把眼睛睁开一看,就见床头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刘奶奶顿时吃了一惊,为啥呢,床头儿这女人虽说看着眼生,可她身后那男的刘奶奶却认识的紧,这男的,正是河湾儿村的李胜!

    刘奶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看李胜,又看看女子,刚要开口问他们是怎么找来的,就听站在女人身后的李胜说话了,“白仙姑,俺两口子今天过来,就是想看看您全家,俺们要走咧,跟您道个别。”

    “你们两口子?”刘奶奶疑惑地朝女人又看了看。

    女人淡淡一笑,“白仙姑,我就是小晴。”

    刘奶奶闻言一震。

    女人忙说:“白仙姑您别怕……”说着,这女人,也就是这小晴,回头朝李胜看了一眼,“我相公前几日……前几日饿死了,他们全家都饿死了,他母亲带着他弟弟先走了,我们夫妻两个就来了您这里……”

    听女人这么说,刘奶奶也没啥可惊讶的了,很平静地点了点头,意识到自己这时候可能是在做梦。

    就听小晴接着说:“我们过来的时候,在附近山上找了找,从您这村子往正北走五里,有个小山坳,山坳里有个小山洞,山洞里有粮食,可救您全家人的性命……”

    刘奶奶一听“粮食”,立刻来了精神,眼睛直直地看着小晴,不过,肚子里更饿了。

    小晴再次一笑,不得不说这女鬼长的还真漂亮,笑起来风情万种,看的刘奶奶都有些嫉妒,“您和您的家人可以在明天正午时进洞挖粮食,其他时辰最好不要去。”说着,不等刘奶奶说话,小晴回手拉住李胜的手,又说了一句,“白仙姑,这算我们夫妻两个对你们的一点报答吧,我们这就走了。”说完,拉着李胜一转身,凭空消失在了刘奶奶眼前。

    女鬼小晴和李胜来得快、走得也快,刘奶奶呆呆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愣了好一会儿,等回过神来以后,抬手在自己胳膊上可劲儿掐了一把,很疼,居然不是梦。

    这就让刘奶奶纳闷儿了,自己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看见鬼呢?又一琢磨,明白了,现在饿的只剩下了半条命,身上阳气不足,再加上深更半夜阴气重,能看见鬼也是有可能的。

    鬼不会说谎话,女鬼小晴说山里有粮食,那一定有粮食。

    刘奶奶忙把身旁的刘继宗推醒了。

    其实刘继宗早就饿醒了,只是闭着眼睛没吱声儿,刘继宗打心眼里不怎么待见李胜,这可能因为李胜之前在刘念道家养伤的时候,刘奶奶对他太好了,刘继宗心里吃醋。男人其实都这样儿,见不得自己老婆对别的男人好。

    刘继宗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天冷都是穿着衣服睡的。刘奶奶刚要开口,刘继宗摆手拦下了她,“别说了,我都听见了。”

    “听见了也不起来跟人家打声招呼。”刘奶奶嗔怪着推了刘继宗一把。

    刘继宗撩开被子下了床,“我可没那跟鬼打招呼的习惯。”说着,油灯也不点,摸到床边的拐杖,拄上就往门口走。

    刘奶奶忙问他,“你干啥去?”

    刘继宗头也不回,“你说我干啥去,挖粮食去呗,没听那女鬼说么,山里有粮食!”

    “你疯了,也不看看现在是啥时辰了,深更半夜的……”刘奶奶也赶忙下了床。

    “我是疯了,白天我听村里人说,南边儿的人,都吃起自己的老婆孩子了,说不定哪天饿急了我把你也宰了吃了。”

    “你敢!”

    刘继宗拄着拐杖来到另一间屋里找刘念道和太奶,喊醒老两口儿以后,把女鬼小晴刚才说的话说了一遍。刘继宗的意思,找上王草鱼一家人,立马儿进山挖粮食。不过,刘念道狠狠训了他一顿,刘念道说,“这深更半夜的,山里邪气重,谁敢进山,你小子要粮食不要命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刘念道住着拐棍儿亲自来到王草鱼家。要是搁在平常,就刘念道这身子骨儿,根本用不着拄拐棍儿,这时候,真的是给饿的。

    刘念道和王草鱼这俩老头儿,都挺能挨的,肚子没货,却比年轻人还精神。

    刘念道一说山里有粮食,王草鱼都听傻了,用王草鱼的原话说,都他妈不记得粮食长啥样儿了。

    王草鱼的小儿子王实诚,今年也快五十了,他有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大儿子就是王小顺,二儿子王小二,三儿子王小三,老四老五是闺女。前些日子,小闺女王小五饿死了,才四岁,怕尸体给别人刨出来吃了,偷偷埋到了自己家的后院里。

    王实诚的大儿子王小顺,这年已经二十一岁,还没成家,二儿子王小二,十九岁,王小三,十六岁。

    听刘念道说山里有粮食,一大家子人深信不疑。

    为了能凑出点儿力气进山挖粮食,两家人把自己家里的存货全拿了出来,在院儿里架上口大锅煮了,一群人破釜沉舟吃了一顿。

    吃过饭有了点儿力气,原本打算刘念道和刘奶奶带着王小顺他们三兄弟进山的,刘继宗竟然也要跟着去。刘继宗腿脚不方便,走平地都费劲儿别说走山路了,不过这一次谁也没能拧过他,只好让他也跟着去了。

    几个人按照女鬼小晴所说的路线,很快来到村北五里外的小山坳里。

    原本这小山坳挺隐秘的,整个儿被树木和野草遮挡。不过这时候树木因为没了树皮全都枯死了,野草也早就被村民挖得干干净净,加上是在冬季,小山坳暴露无遗。几个人没费多大力气,在小山坳里找到了女鬼小晴所说的那座洞穴。

    洞穴不大,直径不到三尺,人跪地上勉强能爬进去,打眼往里面瞅瞅,阴森森的,感觉挺恐怖的。不过这时候人除了知道饿,根本知道啥是个害怕了,一想到里面有粮食,就是刀山火海也敢往里面钻。

    刘继宗放下手里的拐杖,往脖子里挂上一盏马灯,第一个趴在地上钻了进去,王小顺兄弟三个紧随其后,鱼贯而入。

    据刘继宗说,山洞是个酒瓶肚儿,口小里大,越往里钻越宽敞。

    刘念道和刘奶奶等在洞口,不大会儿功夫儿,王小顺在洞里吵吵上了,“刘念道爷,奶奶,好多粮食呀!”

    真的有粮食!?

    刘念道和刘奶奶一听,心里那个激动呀,比找着金子还兴奋,刘奶奶差点儿没哭出来,喊刘继宗他们几个,赶紧把粮食全弄出来!

    他们来的时候带了几个麻布袋子,就是打算背粮食用的,这时候终于派上了用场。

    刘继宗和王小顺兄弟三个,从上午一直折腾到天色擦黑儿,不知道在洞里反复爬了多少个来回,膝盖都磨破了,里面的粮食被他们用麻布袋子一点点儿拖了出来。

    这粮食杂乱不一,有麦子、有玉米、有黄豆,杂七杂八的,弄出来以后堆在洞口跟座小山似的。

    刘念道看着这些粮食激动的下巴上的胡子都抖了起来,“这些粮食,够咱两家吃一年了!”

    几个麻布袋子因为反复从洞里拖粮食,都磨破了,刘奶奶把它们其成两个拆了搓成麻绳,把另外几个上面的破口扎了,每个袋子里装上少半袋,让王小顺兄弟三个趁黑儿往家里背。

    这时候,兄弟三个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一个个儿跟喂饱细料的牛犊子似的,只嫌袋子装的少。刘奶奶劝他们说,给袋子里少装点儿,来回多背几次就是了,装多了山路不好走,会累坏的。

    兄弟三个哪管这个,每个人都把手里的袋子是装的满满儿的,扛在肩上咬牙就走。

    从洞里往外倒腾粮食刘继宗还能帮上忙,但往山下背粮食就不行了。刘继宗交代王小顺他们兄弟三个,路上要是遇上人,可别说袋子里装的啥,要不然背不到家就没了。

    刘继宗说这话的时候,刘念道和刘奶奶都在一旁听着,都没言语。

    常言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时候,人人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们家里的人即便再善良再无私,那也有个限度,粮食虽多,但也只够两家人吃的,救不了一村子人。再者说,这小村子不是三王庄,感情不深,刘念道他们还没大公无私到和这里的村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王小顺听刘继宗这么说,赶忙点头说了句,放心吧爷爷,俺们就说背的菩萨土。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村里人也早就睡下了,其实也没人看见。

    山里阴气重,刘念道怕他们兄弟三个在路上出啥邪乎事儿,就让刘奶奶陪他们一起下山。刘念道和刘继宗留在山坳里看守粮食。

    三兄弟反复扛了几趟以后,夜深了,又黑又冷,山坳里开始变得不干净,到处窜着蓝汪汪的鬼火,远处还时不时传来几声呜咽,也不知道是

    山里的野狼,还是孤魂野鬼,反正要多瘆得慌有多渗得慌。

    路上,刘奶奶一手攥着柳条,一手攥着桃木楔子,打着十二分精神护在三兄弟身边。

    山坳里,刘念道在粮食旁边摆了护身小阵,和刘继宗站在阵里,两个人都拽出大匣子拎在手里。

    居然一夜无事,一直到天色渐亮,山坳里的粮食给王小顺兄弟三个扛回家里一大半儿,剩下的粮食刘念道不让他们扛了,因为天一亮村里人都出来了,给人看见就麻烦了,几个人用积雪把粮食盖上,依着刘念道的意思,等晚上再来。

    这一天,两家人算是开了洋荤,饱饱吃了一顿,不过,这也导致了一场悲剧的发生。王实诚的小儿子王小三,因为吃的太多,给撑死了。

    这时候家里死人也没那么大悲痛了,哪天不死人?谁家不死人呢?要是搁着前几天,他们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全家人把王小三跟他妹妹埋在了一起。

    晚上,再次来背粮食,依旧是刘奶奶陪在两兄弟身边,刘念道和刘继宗看着粮食,因为少了一个人,他们在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把剩下的粮食全背了回去。

    王草鱼家里人多,刘念道家里人少,粮食王草鱼家要了一大半儿,刘念道家要了一小半儿。

    粮食全部弄家里了,这心里就踏实了,两家人都挺高兴,不过也不敢敞开了吃,还不知道这场饥荒要持续多久呢。

    三天后的深夜,刘奶奶再次从睡梦里惊醒,这次可不是饿醒的,是被院子里传来的杂乱哭声吵醒的。

    刘奶奶没惊动刘继宗,悄悄下床,轻手轻脚走到窗户边儿,把窗户推开条细缝朝院子里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

    就见院子里站满了人,这些人身上穿着黑衣服,头上带着小尖帽儿,有老有小,一个个站在院子里嚎啕大哭。

    这是哪儿来的这么多人,咋来俺们家院儿里哭上了?

    刘奶奶仗着胆子把门打开走了出去,院子里那些人看见刘奶奶出来,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哄而散。有个白胡子老头跑的稍微慢了一点儿,被刘奶奶赶上去一把扯住,“老人家,你们这是干啥呢?为啥大半夜站俺们家院儿里哭呢?”

    白胡子老头儿一回头,刘奶奶朝他脸上一看,猛地抽了口凉气。

    就见这白胡子老头儿居然长着一张老鼠脸,脸上还有毛,除了下巴上的山羊胡,嘴两边还有像猫一样横着的胡须。

    这是人吗?刘奶奶赶忙松开了他。

    白胡子老头儿看着刘奶奶,满脸泪痕说道:“白仙姑,你们抢了我们家的粮食,还不许我们哭了么?”刘奶奶听了就是一愣,院儿里出现这么多哭闹的人,再加上白胡子老头儿这相貌,早就奇怪到了极点,这时候又听老头儿说抢了他们家的粮食。刘奶奶愣愣着一琢磨,立刻就明白了,赶忙问老头儿,“那山洞里的粮食是你们的?”

    白胡子老头儿显得又悲伤又无奈,朝刘奶奶狠狠点了两下头。

    刘奶奶把老头儿细细地上下一打量,猜测着又问老头儿,“你们难道是……鼠仙?”

    老头儿一听连忙摆手,诚惶诚恐,“白仙姑,您可折煞我们了,我们哪儿敢称‘仙’呀,就是普通修行的耗子,前两年我们就知道要发生大灾了,提前预备了些粮食,谁知道,谁知道……”白胡子老头儿的声音越说越小。

    刘奶奶蹙了下眉头,很为难,说心里话,她舍不得那些粮食呀,停了一会儿又问老头儿:“我们进山洞挖粮食的时候,你们咋不提醒我们一声儿呢?”

    老头儿一听刘奶奶这话,竟然捂起脸呜呜哭上了,“白仙姑,您跟我说笑了是不是,你们去我们家那天,您家老爷子身边站着位老神仙,您身边站着位红衣仙女,我们哪儿敢呐,吓得我们全家躲在洞里都不敢出来,后来……后来倒是想来您家讨粮食来着,谁知道被您身边那位红衣仙女拦下,那仙女说了,我们要是敢来找您要粮食,就让她的子孙把我们全家都吃了,我们没办法呀,只能在您家院儿里哭了……”说完,老头儿呜呜有声泪如雨下,看着既可怜又无助。

    刘奶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听老头儿这么说,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再者说了,粮食本来就是人家的,自己拿了理亏,她咬了咬下嘴唇,吞吞吐吐说道:“老人家,粮食既然是你们家的,那……那……那您拿回去吧,不过……不过您能不能分给我们一点儿,将来有了粮食,我们加倍还给你们。”

    老头儿连忙摆手,“白仙姑,粮食我们不要了不要了,您就留着吧。”

    刘奶奶听老头儿这么说,在心里暗松了口气,不过也觉得挺过意不去的,嘴上推辞道:“那怎么能行呢,粮食给了我们,你们吃什么呢,不……要不咱们平分吧。”

    老头儿听刘奶奶这么说,止住哭声,擦了把脸上的眼泪说道:“白仙姑,其实我们一家老小也吃不了这么多粮食,您要是想给我们留*路,那、那您就每天煮饭的时候多煮上一点儿,开锅以后先盛上两碗扣在您家东南墙角儿,两碗倒头饭,就够我们全家老小吃了,一日三餐,你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听老头儿这么说,刘奶奶顿时在心里大松了一口气,这要求太容易做到了,生怕老头儿反悔,连忙一口应承下来。

    老头儿见刘奶奶答应,转回身朝院子外面喊了一声,“孩子们,都过来给白仙姑磕个头……”老头儿话音未落,就见墙角、屋檐、院墙顶上,几乎在一瞬间出现无数只黑毛老鼠,有大的有小的,少说也有上百只,一个个或跳或蹦,哧溜哧溜窜到刘奶奶脚前,然后像狗一样直立着坐在地上,先作揖后磕头,冲着刘奶奶朝拜似的,齐刷刷匍倒一大片。

    老鼠磕头,这一幕,着实让刘奶奶既震惊又开了眼界……

    第二天一大早,刘奶奶把夜里发生的事跟刘念道说了,刘念道听完也没说啥,轻描淡写只说了一句话,“到你们舅舅家说一声,叫他们每天也盛上两碗饭扣在东南墙角儿。”

    刘奶奶和刘继宗的舅舅是谁呢,就是王草鱼呗。直到现在,刘念道家和王草鱼家还乱着辈儿呢。王小玉管王草鱼叫“哥”,王草鱼管刘念道叫“叔”,他们的下一代,辈分就更乱了,怎么叫的都有。王草鱼的小儿子王实诚,可以管刘奶奶叫“婶子”,也可以管刘奶奶叫“表弟妹”。

    刘奶奶没有立刻去舅舅王草鱼家,又问刘念道,“爹,您知道我身边那红衣仙女是谁吗?”

    听刘奶奶这么问,刘念道一双眼睛盯着刘奶奶许久不作声。最后刘念道叹了口气说:“应该是那只红毛狐狸吧,我把你抱回来的时候,把红毛狐狸的牌位送给了你爷爷白月山,你是拴马庄老白家的人,他们家里供着牌位,那红狐狸自然就护着你……”

    “哦,那,您您……”刘奶奶又要问什么。

    刘念道把脸一沉,“别问我身边那位老神仙是谁,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刘奶奶立刻把话咽了回去,从此再没问过。

    王草鱼家跟刘念道家只有一墙之隔,出了门走几步就到了。刘奶奶出了家门一边往王草鱼家里走,心里一边寻思,就这么给东南墙角扣上两碗饭也太委屈那些老鼠了。

    到了王草鱼家里以后,刘奶奶把晚上发生的事简单跟王草鱼家里人说了一遍,随后让他们在院儿里的东南角垒了个小窝棚,形似一个小祠堂,面积也就二尺见方,小祠堂里放上一面牌位、一顶香炉,在牌位上面写上“鼠仙神位”,不但一日三餐供上两碗倒头饭,每到初一十五、逢年过节还要焚香祭拜,一来是让那些老鼠受个香火供奉,二来,也算是回报他们的施粮之恩。

    刘奶奶回到家里以后也弄了一个同样的小祠堂,每天供奉。如此一来,人鼠相安无事。

    然而好事仅仅过了一年...

    一年后的一天,也是腊月的雪,窗外的冷风呼呼地嘶啸着,小玉太奶突然重病,刘奶奶一家人着急万分,这饥荒的年代,瘟疫横行,哪里有郎中啊,但这毕竟是太奶,亲人,不治又不行,刘奶奶一狠心,决定出村去找大夫,刘继宗不放心,紧跟其后,大雪纷飞,很快淹没了两个人的身影。

    找了整整三天,却没有找到一个能开药的郎中,失望之余两个人不得不打道回府,回来后,却发现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王草鱼一家老小躺在院子的雪地里,胸口都被活生生的划开一个扣子,鲜血流在白雪上显得格外醒目,犹如一朵盛开的死亡之花,再仔细一瞧,小玉太奶正蹲在地上,指甲如同五把锋利的刀片,伸手下去,一把掏出了王草鱼的心脏,看的刘奶奶一声尖叫!

    小玉瞬间察觉到了刘奶奶和刘继宗的存在,恶狠狠的看着二人,面部狰狞的冲着两个人吼着,猛地扑了过去!刘奶奶心头的疑惑还没解开,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她措不及防,整个人连同身后的刘继宗被推出几米开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了!!!被上身了?”刘奶奶擦了下嘴角,身子弱的已经站不起来,远处的刘念道也躺在雪地里,一副死人模样。

    “走!赶紧走!!!”刘继宗颤颤巍巍站起身,扶起刘奶奶的准备往后跑,小玉一瞧两人要跑,一下急了,甩出头发又是重重的打在了刘奶奶的身上,扑通一声,这下刘奶奶是彻底起不来了。

    小玉阴恻恻的咧着嘴站到刘奶奶的身边,挥着那如刀锋利的指甲,狠狠的朝着刘奶奶的胸口刺去。

    “完了。。。”刘奶奶当时心里一黑,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唰!”眼瞧着就要刺进胸口,那简陋的老鼠寺庙的灵牌一道金光乍现,硬生生的将那小玉撞得老远,滋溜一身,半个身子都开始冒烟,小玉凶恶的看着那金光里慢慢浮现的人影,大吼一声,跳出了院外,消失在白雪中。。

    刘奶奶捂着胸口,隐隐的看到那金光里出来一个老头,赶忙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哈哈~”院子里传来沧桑的笑声“按辈分,你该叫我祖师傅!我是你爷爷的师傅,李守道!”

    “李守道!”刘奶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头。

    “刘义,也就是你的爷爷,是我徒儿,这孩子虽愚钝,但一心向善,我留在黄河五十年只为做一件事,却没想到被你们刘家后人遗忘至今,让我失望之极!”

    关于回光返照刘奶奶的相信的,但是这已死之人魂魄再现,她感到万分不解,惊诧间开口问道“还请祖师傅指点”

    “恩,是个机灵丫头,我在花甲之年来到黄河口岸扎根定居,其因就是镇守着黄河的阴眼,这八方大陆,阴眼共九个,而这最为关键的就是这黄河之眼,阴眼一破,阴阳秩序混乱,在这黄河流域,邪术盛行,先前那刘义在世,就没除去那林家的祸根,那恶灵天性属阴,习得邪术万千,自立门派,号召邪教,接着玉儿之死,下葬之时,刘念道这混账收留残魂,附体娶之,也就是刚才的小玉。我虽已逝,但并非无后人,刘念道烧尸,就是我李家后人在旁协助,否则当晚他性命难保。让刘家固守黄河,刘念道却西域盗墓,河妖捉鬼,时态境迁,刘家后人已经忘了为师的初衷,这小玉是刘家至亲,你们才一直发现不了她的问题,但是这几年她早已生根发芽,一直等着你们离开黄河,在此一年,她就原形毕露,如今阴盛阳衰,邪气四行,她这一走,恐怕后生不得安宁!命运造化,黄河阴眼镇守九州,任重而道远,我留一丝残魂本愿留见后人,万般恶炭图灵,今日与你相见,望得践始践终。。。”

    话音刚落,金色的身影连同那灵牌一同消失在了白雪中,刘奶奶看着李守道那虚幻的身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徒儿领命。”

    这一天,刘念道死了。刘奶奶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有粮食,也终于明白刘念道当年去了那些地方是为了什么,刘家之所以能安稳这么些年,原来都是李家在一旁守着。

    “哎”刘奶奶看着一院子的尸体,再想想李守道说的话,积压许久的情绪喷口而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黄河,雪峰山,刘家寨,黄昏将至,雪落无声。

    大雪封住了进山的公路,通向刘家寨的唯一一条羊肠小道也铺满白雪,给这条这商贩行走了几个世纪的茶马古道添了几份凄凉。古道一侧怪石嶙峋,角峰尖锐,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断崖,寒风呼啸升腾,刮着崖壁如猛兽嘶吼。目之所极,前路白茫茫一片肃杀,如同通向九幽地狱。

    风急崎路难,雪冻马行迟。山道上一人一驴踽踽而行。

    男子着一身素白布袍,牵着一匹骨瘦如柴的老驴,老驴拉着一车用油布毡毯遮住的大件,老驴鼻息仓促,口吐白气,双蹄仿佛深陷泥潭,每挪一步,都得用尽全力。

    男子双唇紧闭,紧紧拽着缰绳,迎着风艰难往前,“就快到了”他安慰陪了他一路的老驴,“拐过这道山弯,就到了。”

    说话间,眼前果然豁然开朗,一块山坳平地隐约可见。

    山坳上坐落着一间三进两出、看不出建造年代的旧宅,老屋四周撑着木桩,似乎随时都可能倒塌,屋门前亮着两盏脏兮兮的风灯,天色渐黑,微弱的烛火在风中摇曳,隐隐映出两扇漆黑巨大的木门轮廓,一块牌匾斜斜的悬在门上,借着风灯的光亮,男子读出了匾上斑驳的四个大字“刘家客栈”。

    “应该就是这里了,”男子如释重负,正要前去却被屋前瞻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溪挡住了去路,他低头瞧见溪水清澈见底,水流潺潺,在这大雪封山的日子,没有结冰也没有断流。溪上一座人工搭建的木桥,摇摇晃晃,通向客栈。

    男子愣住了:“百阴不见冰,百死不能赎,难道这就是……”

    他脸上不觉生起一丝冷意,倒抽了一口凉气,朗声对着屋中喊道:“天不收,地不留,邪灵遗体蛊万魂,今日收于宝柜中。”

    等了片刻,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天要收,地要留,金柜不收无名主,有死无生莫进来。”

    男子神色一紧,高声道:“刘先生,鄙人南宁李家,李三是也,千里行尸,将这恶尸托付于你赶尸人,若今日回去,起尸坐煞,便非家父之责。”

    屋中沉默了半晌,嘎的一声,两扇木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少年身形纤弱,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穿着厚厚的棉袄,搓手呵气道:“不管你打江北来也好,打江南来的也好,就算是渡洋打海外来,我们这趟脚是走不了了,我爷爷病了,赶尸还有另外几家,你去找他们吧。”

    “病了?这么巧。”李三微微皱眉,一脸的不甘心,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布包裹的物件,道:“把这东西给你爷爷看看,他就知道了。”

    少年“喔”了一声,跨过木桥,接过李三手中之物又折老屋,细心的李三注意到,少年这一趟往返过桥,均是左脚起右脚收,往来皆为二十一步,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隔了一小会,少年从门里探出身子,呼道:“我爷爷叫你进去。”

    李三微微迟疑了一下,道:“这条河?”

    “你过的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李三点头,回身卸下驴套,将车上的黑色油毡掀开,这物件居然是一副棺木!李三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从底部将棺材托起,摇摇晃晃地走上了木桥。

    直到进了堂屋,李三才将棺材放下,且见那口棺材红身黑盖,盖子上密密麻麻地钉了数口铜钉,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形。

    屋中灯光昏暗,正中间一个火炕,炕上吊着个黝黑的药壶,药味弥漫了整间屋子,一位面色蜡黄的老者坐在木凳上,不时用火棍拨弄着炉火,看见来人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不过冷冷道:“生不入赶尸,死不下鬼门,这规矩,你老子没有教过你?”

    李三笑道:“教过,只是这一趟是我老子亲自吩咐来的。他说一百六十八年前,刘家欠下的债,现在是时候还了。”

    老者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缓缓走向那副棺材,少年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生怕他一不留神跌倒。老者抬手亲亲地在棺木上抚摸,眼中露出悲戚的神色,感叹道:“一百六十八年了,你们到底还是找上门来了。说,要我做什么?”

    李三点了根烟:“我老子托您走一趟脚。他说了,这趟脚,赶尸人中除了刘家家主刘继宗,谁人都走不得。”

    刘继宗垂头打量了一番那人带来的棺材,道:“是她吗?”

    来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刘继宗叹了口气,道:“阳人不欠鬼债,这活我接下来了。”

    似乎卸下心中重负,李三扔掉只抽了一口的烟,对着老头弯腰一揖:“那么,我李家拜谢了。”说完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少年,问道:“这位小哥如何称呼。”

    “他是我孙子,叫刘权威。”

    李三眼睛一亮,道:“权威压制,好名字。”

    见刘继宗无动于衷,李三不再逗留,转身就走。

    刘权威出于礼貌出门送客,走到溪边时,李三忽然停下脚步,嘿嘿一声对刘权威说到:“引生死河,修白骨桥,小伙子,看来你的命没那么好吗?难为你爷爷费了这么大功夫把你养到十岁,不过以后……嘿嘿……”

    刘权威疑惑不解,正准备细问,只见到李三潇洒的背影踏桥而去。

    回到屋中,刘权威瞥见爷爷抽着水烟,正在炕前端详着一块玉佩样的物件,看到孙子回来,刘继宗连忙将玉佩收入怀中。

    刘权威责备道:“爷爷,奶奶去湘西之前嘱咐过你不能再赶尸,怎么又接下了这桩买卖,走脚是力气活,您身体不好,这趟脚如何走得了!”

    “这趟,不是走脚,而是还债。”刘继宗打量那副棺材,眼神中满是悲戚,“就算豁了老命,我也要去啊。”

    “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难不成是千年老尸不成!”刘权威愤然上前,手向着棺木上摸去。

    “别动!”刘继宗一声爆喝,吓得刘权威赶紧收手“唉……藏不住了。”

    刘继宗撑着膝盖晃晃悠悠的起身,眼神涣散地望着刘权威:“这棺材里装的,是你太奶奶,我刘家的债啊!当初你高祖父留下的一个孽根,鬼谷李守道将道术传授你高祖父,让他镇守黄泉阴眼,奈何他心慈愚钝,未除祸根,导致邪术横行。你奶奶传承道术四方除孽,爷爷我腿脚不便,却依旧赶尸九州,这都是为了还债啊!你三岁烧头香,七岁过三关,五岁习道法,十岁行尸千里,你要记住,这广银天下,九泉阴眼!他都姓刘!”

    刘权威不觉低头,有些委屈道:“我知道,奶奶每次临走前都给我说过,她去还债,积阴德,但是为什么我刘家就要屈人之下?”

    “傻孩子,咱刘家不是屈人之下,你以后便会知道你的命数,当年鬼谷守道不远万里,扎根黄河,寻高祖刘义,传授道法,不光是刘家的使命,亦是刘家的先魂灵托”

    刘权威答:“爷爷,你这越说我也不懂了,反正我不管什么先祖使命,我就不想让爷爷奶奶都这么大岁数了还遭罪!以后这九州阴眼我来镇守!”

    刘继宗扳着指头笑道“哈哈,屁娃娃,毛还没长齐就说大话,这九州阴眼,除了刘家,谁也镇不了……”

    同年,年纪十岁的刘权威离乡,周游四方,习道除魔。

    1964年,一道士灭绝林家邪教,名震四方,此人姓李名正国。林家祸根封葬南阴雪脉。

    12年后,地动山摇,阴魂泄出,李家到场,封印魂魄被人所放,大怒,四下寻尸,捉百年邪煞林家祸根。

    1980年,凌天诞生,林家后人前来索命,鬼差击退。

    一年后,于衡阳北城,李正国将林家怨尸收服,解铃还须系铃人,李三赶尸千里,遣送黄河刘家,随后李家隐姓埋名,销声匿迹,李正国一心育子,他冥冥之中察觉这林家已不是百年前的林家,而这秘密,待他的后人李凌天去解开。

    次年1981年,十二岁的刘权威随着爷爷葬完太奶,一人闯北海,游东宫,行湘西,上武夷,赶尸万里。

    1989年,20岁的刘权威除鬼万千,道术大成,独镇九眼,天南地北号召使者,在八方大陆九州泉眼,每一处所在之地,开启了“刘家客栈”,人称“赶尸客栈”

    1992年,刘权威破解阴眼秘密,步行全国,周游四海,自封“走脚商人”,同年七月,刘权威在博湖发现林家后人,沿路追踪到陆军医院,当起了会计。他对林家的阴谋并不感兴趣,他的目的只是那鬼胎之眼,史记可入狱后,刘权威调虎离山将鬼眼收纳己中。同年九月,收服了两只林家怨魂,将其附身一女子和孩子身上,旁人看来,刘权威家室已成。但自从刘权威发现了阴眼的秘密,他对这除鬼恶煞已经不感兴趣,林正儒告诉他,李家后人诞生。

    刘权威咬咬牙,他不愿掺这趟浑水,对他来说,面前放着更吸引他的东西。

    “使命?不,你们根本不懂。”

    1995年,刘权威衣锦还乡,黄河口岸,开启了一家阴店,独自镇守阴街,与鬼魂做生意,同年史记可入狱,他又一次看到了李三,还有那个李家后人,李凌天。

    他发现了林家的阴谋,但也发现了除林家外,还有一个家族在暗中蠢蠢欲动,他独自前往,却一无所获。

    1996年,刘权威在九州阴眼,开设九家鬼市,年仅27岁。童年赶尸万里,走南闯北,他是最年轻的赶尸人。少年手持阴香,除煞降鬼,他是名随风迹的渡魂师,如今,他是阴间商人。

    1998年,李凌天18岁,受爷爷李正国安排,来到衡阳南开大学,李正国之意,刘权威心里很清楚。

    刘权威明白自己的祖先虽然是李家传人,但这李家并没有将那阴阳秘术传授刘家,在他看来,刘家的祖祖辈辈只不过是他李守道安排的棋子,他不甘心于此,苦修道法,四海为师。

    苍天不负,他发现了这阴眼的秘密……

    他要让这李家和林家厮杀,他要将这天下归一,万宗道术以刘为首。大雪磅礴,满目净是辰州沙,不问来世,苍生鬼神,魑魅魍魉,四恶十罪,敬我心中琉璃塔。挥一刀,凤凰断首。进一步,菩萨低眉。

    听风听雨听来世。

    于是,他揭开了那张封印着林家百年煞鬼的道符……

    九州阴眼,开设九家鬼市,年仅27岁。童年赶尸万里,走南闯北,他是最年轻的赶尸人。少年手持阴香,除煞降鬼,他是名随风迹的渡魂师,如今,他是阴间商人。

    1998年,李凌天18岁,受爷爷李正国安排,来到衡阳南开大学,李正国之意,刘权威心里很清楚。

    刘权威明白自己的祖先虽然是李家传人,但这李家并没有将那阴阳秘术传授刘家,在他看来,刘家的祖祖辈辈只不过是他李守道安排的棋子,他不甘心于此,苦修道法,四海为师。

    苍天不负,他发现了这阴眼的秘密……

    他要让这李家和林家厮杀,他要将这天下归一,万宗道术以刘为首。大雪磅礴,满目净是辰州沙,不问来世,苍生鬼神,魑魅魍魉,四恶十罪,敬我心中琉璃塔。挥一刀,凤凰断首。进一步,菩萨低眉。

    听风听雨听来世。

    于是,他揭开了那张封印着林家百年煞鬼的道符……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