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
作者: 隐为者
    听了这话,烟缸顿时是恍然大悟。

    “我就说谁这么有本事,原来是叶老的关门弟子,佩服佩服。”烟缸说着就又站起身来,面对着楚牧峰弯腰做了个拱。

    “楚处长,这次我能侥幸活下来,都是拜你所赐,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以后你有任何事随便吩咐,我赵信典绝无二话。”

    “赵先生,您这是言重了,赶紧坐下来说话。”楚牧峰连忙将他托起说道。

    短暂寒暄过后,赵仰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跟我说说。”

    他现在看到烟缸终于安全了,那颗悬着的心也算能落下,但这事儿他不准备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算了。

    不管是谁,敢动自己的兄弟都要付出代价。

    “我来说吧!”

    楚牧峰言简意赅地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遍,然后说道:“师兄,罪魁祸首福特已经死了,这事您也就不要再追究了,真的追究下去未必会有结果。”

    “至于说到麦可那边,他虽然说不是凶手,却也是帮凶。但他也算是上道,愿意拿出一笔钱赔偿赵哥。”

    说着楚牧峰就将随身带着的一个皮包拿过来推过去。

    “赵哥,这里面是麦可的弥补,差不多三千美金吧!”

    “什么?”

    听到这个数字的烟缸神情有些惊愕,“三千美金?这么多?”

    “很多吗?”

    楚牧峰扬了扬眉头,语气淡然地说道:“也就是说麦可的身份有些敏感,而且我准备拿着他以后好好做点文章,不然这次他也别想好过。”

    “赵哥,就这事您别怪我替你做主了。”

    “没有没有!我能活下来已经感觉很庆幸,这笔钱还是你收下吧!”赵信典赶紧推让道。

    “这哪能!”

    楚牧峰一下就将皮包推过去,板着个脸说道:“赵哥,我就是帮着师兄做事,应尽之责,哪还能收钱,您赶紧收回去吧!”

    “署长……你看?”赵信典扭头看向赵仰。

    “嗨,信典,小九让你收着你就收着,磨磨唧唧干嘛,至于麦克这笔账,咱们先记着,以后慢慢清算。”赵仰拿起皮包塞过去说道。

    “那我就谢谢了!”赵信典充满感激地说道。

    “师兄,您和赵哥应该还有话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事情办妥了,楚牧峰也不墨迹,起身就要走。

    “好,我送送你!”

    赵仰按住想要起身的烟缸后,跟随着额楚牧峰走出雅室。

    站在茶楼门口,赵仰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颇为感慨地说道:“小九,看来四师兄说的很对,你真是一个福将,很多看似很棘手的问题,到了你这里就都能办成。”

    “这件事辛苦你了,客气话就不多说了,师兄心里有数,以后一定会补偿你。”

    “嗨,师兄,您要这样说就没劲了,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楚牧峰扬起嘴角笑道。

    “嗯,你去忙吧!”赵仰点点头。

    “好!”

    自家师兄弟没有必要把话说的多透彻,彼此心知肚明就成。

    在今后的路上,赵仰只要有心关照,多多支持楚牧峰,比说再多的话,给再多的钱都好。

    雅室中。

    “烟缸,你失踪的消息是瞒不住的,现在兵工署里面知道的人也很多。但这个事你又不能详细的说出来,就这事咱们得统一口径,省的给小九添麻烦。”

    赵仰回来后皱着眉头说道。

    “行,我都听您的。”赵信典点头应道

    “这段时间你就安心留在兵工署里面,不要随便外出了。”

    “我知道!”赵信典有些后怕道

    ……

    金陵警备厅。

    当楚牧峰回来的时候,也快要下班了。

    直到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就渡边川雄的事还没有向梁栋品做汇报,这事想要办妥当,还真没有办法饶过这位副厅长。

    那就去汇报吧。

    副厅长办公室。

    刚准备下班的梁栋品看到楚牧峰过来后,就挥手招呼坐下:“牧峰,你下午气势汹汹的带队出去,是有案子要破吗?”

    “是!”

    楚牧峰肯定不会详细说出来烟缸的事,因为他要等着师兄那边给出说法,不然对外说法前后不一肯定会引起麻烦。

    幸好他有比那个更重要的事汇报,所以都没有给梁栋品继续问话的机会,楚牧峰紧随其后说出来的消息就让对方满脸错愕。

    “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梁栋品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错愕地问道。

    “我说经过对冈田商会副会长渡边川雄的突击审问,他招供了,自己就是岛国特高课安插在咱们金陵城的一名间谍,效命一个代号为‘夏组’的小组,目前的身份就是个掩饰。”楚牧峰朗声说道。

    真的,竟然是真的!

    刚才的确没有听错!

    真的又抓到一个岛国间谍!

    难不成这岛国间谍都像是路边的大白菜了吗?随随便便就能拔出来一棵?

    这高达商会的间谍事件还没有过去多久,现在又冒出来一个。

    楚牧峰啊楚牧峰,你清不清楚都像你这样破案的话,那些专门抓间谍的部门都会格外自惭。

    你真是太给咱们警备厅长脸了。

    梁栋品双手握拳,兴奋得想要仰天大笑。

    抓获岛国间谍,这对警备厅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有着这样一个功劳在,分管刑侦处的梁栋品自然是颜面有光,而且位置也愈发稳固。

    福将!

    天底下一等一的福将啊!

    “你继续说!”梁栋品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亢奋后道。

    “根据渡边川雄的招供,他说夏组内还有一个和他联系的间谍,是岛国总领事馆的武官高野秀树,是他的上级。”

    “此外,他对其余间谍情况完全不知,所以说想要知道夏组的具体情况,只能是从这个高野秀树身上寻求突破。”

    说到这里,楚牧峰顿了顿,有些谨慎地说道:“厅长,我觉得就这事咱们现在还是保持低调处理吧,我不想让谁都知道渡边川雄的事。”

    “哦,你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梁栋品若有所思。

    “不错!”

    楚牧峰没有遮掩自己目的的意思,冷静地说道:“只是一个渡边川雄,甚至再多出一个高野秀树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咱们要么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力争将夏组连根拔起,这样才算是功德圆满。厅长,您说呢?”

    “那对外的理由呢?”梁栋品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一下将冈田商会的会长副会长都抓过来,没个充分理由是不行的。

    你的理由要是说站不住脚跟的话,高野秀树会怀疑,夏组会怀疑,那样你想要继续调查无疑是难上加难。

    “对外的理由很简单,盗取走私我国文物!”

    楚牧峰说起这个就想到那批还被藏在庄园里面的文物,沉声说道:“我还没有来得及过去一趟瞧瞧那些被起获的文物,这样,我现在就动身过去。”

    “厅长,咱们就用这个现成的理由就成,而且也是顺理成章。”

    “好,这件事全权交给你处理,你安排好就成。至于说到别的事,我来给你解决。”梁栋才直接拍板说道。

    “是,谢谢厅长支持!”楚牧峰笑道。

    “你小子还真能折腾!”

    梁栋品指着楚牧峰的鼻子说道:“要是说被人知道你这么快又抓到一个间谍,肯定会格外眼红,不过幸好有文物的事情遮掩,暂时应该能解释过去。”

    “不过我很期待如果能将夏组全部拿下,又该引起多大的轰动。”

    “这都是在梁哥的指挥下做事,我只是做了分内之事,可不敢居功自傲。”楚牧峰连忙说道。

    “你呀你呀,真是越来越懂得官场之道了。”梁栋品忍不住扬手指了指。

    ……

    “东厂,咱们去那个庄园。”

    “是,处长!”

    楚牧峰回到刑侦处后就开始安排这事。

    虽然刚才和梁栋品的谈话,两人都没有主动说起文物的种类和数量,但楚牧峰却心里有数。

    这事既然让梁栋品知道了,该准备的孝敬是肯定要有的,总不能说一点意思都不给,那也不太会来事了。

    日落时分。

    郊外庄园。

    站在这里,看着眼前堆放着的尸体,楚牧峰心情是古井无波。

    要说这些尸体是华夏人,他或许还会有所动容,可都是一帮贪婪的岛国人,没什么好同情的。

    只是想到自己这一天的接连动作,都是从这座庄园开始的,楚牧峰就感觉有些痛快。

    这庄园可是自己整个计划的核心,断然不容有失,事实证明行动很顺利。

    “处长,所有东西都在那个房间里面堆放着。”

    李维民走上前来低声说道:“我亲自盯着,一个都没少。”

    “不错,干得很好!”

    楚牧峰大步走进房间,看到眼前堆放着的一个个木箱后,瞳孔不由微缩。

    就算他之前有过猜想,也没有想到渡边川雄他们居然会收刮了这么多。

    放眼望去,差不多得有二十个大木箱,每个木箱里面又是一个个小箱子,要是说都是文物古玩的话,这该有多少。

    “数量清点过吗?”楚牧峰扭头问道。

    “嗯,我们根据清单全都点验过,这是后来又重新封起来的。所有物品都和清单上的相吻合,数量的话差不多三百件!”裴东厂低声说道。

    楚牧峰扫视了一眼,便淡然说道:“这里只有一百件,其余的都划掉吧!”

    “是!”

    别说是裴东厂没有异议,即便李维民听到这话也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很痛快的执行。

    “这是我后来重新拟定的清单,现在你们按照我的清单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拿出来,另外,剩下的一百件也都打开吧,我瞧瞧都是些什么玩意。”

    “是!”

    作为一个文物爱好者的楚牧峰,也想趁此机会开开眼界。

    眼前的古董可全都是精品。

    想想也是,要是说是寻常的古董,运回岛国也没有什么太大价值。

    冈田太郎做都做了,自然是挑选精品佳品,从而狠狠大赚一笔。

    这里摆放的是三百件古董,当然不包括之前已经给楚牧峰拿出去的。

    就这样的数量,便能想象到第一批冈田太郎倒腾走多少东西。

    “不能让冈田太郎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将那些古董占为己有,他要么是将那些古董给我整回来,要么拿命来偿还!”楚牧峰心中暗暗念叨。

    这一晚,楚牧峰很晚才离开庄园。

    第二天一大早,一道命令就从刑侦处颁发下去。

    冈田商会涉嫌大量走私盗卖华夏古董,所有人全都被逮捕审查。

    当这条消息传到岛国总领事馆的时候,高野秀树正在陪着武田半藏聊天,得知这个消息后,满脸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巴。

    “八嘎,金陵警备厅到底想要做什么?总领事,您看到了吧?他们之前将高达商会给折腾黄,现在又瞄准了冈田商会。”

    “这算什么?是针对咱们国家的商会,想要从他们身上搜刮财富吗?肯定是这样的!他们随随便便的编造出来一个理由,然后坐实证据,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捞钱。”高野秀树不加掩饰心中的怒意,脸色阴沉地说道。

    武田半藏同样是有些恼怒。

    他是岛国在金陵城的总领事,这里的所有岛国人都归属他管辖,出事的话自然都会找他寻求保护。

    可如今冈田商会都没有来及寻求帮助,就被金陵警备厅全部扣押抓走了,而且楚牧峰直接就给定罪,连通报总领事馆的意思都没有。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都像警备厅这样做,岛国商会还敢在华夏开办?

    要知道这些商会不只是为他们自己赚钱的,有些商会扮演的角色就是间谍,这点武田半藏是清楚的,要是说把商会都赶尽杀绝,间谍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将会无所遮掩的暴露。

    “高野君,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武田半藏肃声问道。

    “我觉得应该态度强硬地要求他们放人!”

    高野秀树言辞锐利地说道:“咱们要是说一直这么妥协的话,商会会鄙视咱们不说,最重要的是长此以往,您的位置就要不保。”

    最后这话是诛心之言。

    武田半藏听得脸皮抖了抖。

    高野秀树的话有错吗?没错!不但没错,反而是十分现实。

    在金陵的一个个商会就这样被打掉,你武田半藏却是没有办法应对,你还有何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

    “好,我这就动身去金陵警备厅要人!”武田半藏站起身来厉声道。

    “领事大人,我和您一起!”

    高野秀树一边应道,一边暗暗念叨:渡边川雄你最好是没事的,你间谍的身份最好是没有被发现,不然我这边拼命营救你就没有价值。

    一个被发现身份的间谍,高野秀树心知肚明是绝对没有活路的。

    所以他现在是争分夺秒的营救。

    ……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

    楚牧峰刚刚上班没有多久,就接到了赵仰的电话,“老师让咱们现在就过去一趟,你那边收拾下,即刻动身去大唐园。”

    “是!”楚牧峰沉声道。

    挂掉电话后楚牧峰心里冒出一个猜测。

    叶鲲鹏不会无缘无故地喊他们过去,会这样做应该是和现在最热门的事有关系,那就是古都发生的那起大事。

    “老师,您这是要提醒和告诫我们吗?”

    就在楚牧峰准备离开的时候,梁栋才匆匆走进办公室,脸色凝重道:“老楚,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楚牧峰有些愕然。

    “武田半藏刚才过来了,现在正在厅长办公室里闹腾呢,非要让咱们将冈田商会的人交出去!”梁栋才跟着说道。

    “是吗?”

    楚牧峰听到这个消息后,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意思,反而是翘起唇角来,淡淡说道:“走吧,咱们去瞧瞧。”

    “这个……你不是应该回避一下的吗?”

    梁栋才翻了个白眼,低声说道:“我过来就是通知你赶紧让让风头,这事毕竟是你负责的,你只要不露面,厅长那边也是能搪塞过去的。”

    “搪塞?不需要!”

    楚牧峰无所畏惧地摇摇头,似笑非笑的说道:“咱们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回避?”

    “老梁,你听好了,这里是咱们的地盘,咱们做事就要有底气,就要挺直腰板说话!”

    “你就跟着瞧好了吧,这群岛国人很快都将灰溜溜的滚出金陵城。我真的不清楚他们现在还有什么底气敢这样做事,真的不怕死吗?”

    “呃……你是说古都那边会出现变数?”梁栋才眨了眨眼,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也挺聪明的嘛。”楚牧峰微笑着看过来。

    这世家弟子果然就没有怂货,他们或许能力不足,但眼光却绝对不会短浅。

    梁栋才是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肯定会知道古都那边发生的事是因为什么。之所以不说,是不想要提前就站队,想要保持着最谨慎的态度面对这事。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梁栋才坦然道。

    “好!”

    厅长办公室。

    武田半藏此时此刻正神情愤怒地吼叫着,像是一头被激怒的豺狼,正在肆无忌惮的龇出着獠牙,想要将眼前的人全都吞噬成碎块。

    “汪世桢厅长,我希望你能重视我的建议,我觉得你们警备厅现在这样做就是在玩火自焚!”

    “你们的人三番五次的针对我们岛国的商会,到底意欲何为?难道不清楚我们是过来帮助你们的吗?我们都是带着最大善意过来的,却受到了满满的伤害!”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要立刻放人!”

    “冈田商会的会长冈田太郎要释放!副会长渡边川雄要释放!所有武馆的武士也要释放!”

    “此外,你们还要将那个楚牧峰交出来,我要求他当面赔礼道歉!必须就这事无条件进行赔偿,不然我们总领事馆是誓不罢休的!”

    ……

    武田半藏如同一只疯狗般在那里大吼大叫,丝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

    高野秀树则站在旁边神情冷漠。

    在办公室中站着的是几位副厅长,还有汪世桢。

    瞧着武田半藏在这里近乎撒泼般的吼叫,他们眼中流露出一种不屑和蔑视。

    说真的,他们对楚牧峰的做事风格是很敬佩的,一连串的组合拳打下来,打出了他们心中的酣畅和痛快。

    至于说到武田半藏的吼叫,有意义吗?

    要是说你在这里喊叫半天就能够要求我们放人的话,警备厅的威严何在?

    别说是你,就算是换成你们岛国的天皇过来,我们也照样不鸟。

    这是我们华夏的内政,哪里轮得着你们指手画脚!

    “你们警备厅也不想要把事情闹大吧?真的闹大,对你们都没有好处的。所以说这事就这样低调处理吧,把人交给我们带走!”

    高野秀树等到武田半藏宣泄完心中的愤怒后,忽然间出声说道。

    “没错,立即放人!”武田半藏气势汹汹。

    “总领事阁下,我想这事你恐怕是误会了,我们抓捕冈田商会的人是有理有据的,他们涉嫌倒卖我们国家的古董,而且人赃并获,这是板上钉钉的铁证,是根本无法抵赖的!”

    “至于说到冈田太郎更是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冲击我们警备厅玄武分局,罪上加罪。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让我们放人,可能吗?他们必须依法处理!”

    汪世桢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前面是有原则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说执掌警备厅这样的大暴力机构,所以他不卑不亢地反击道。

    这就是他的态度和底线。

    “汪厅长,你这是要公然和我们岛国作对吗?”武田半藏冷声说道。

    “总领事阁下,我只是就事论事,想必贵国也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吧。”汪世桢咧咧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你们呢?”

    武田半藏扭头扫视了一圈,神情倨傲地问道:“你们也都是这样想的吗?你们就不怕被汪世桢送到灾难深渊吗?告诉你们,这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这次你们警备厅要是说不放人的话,我会把这事捅到你们外务部!届时看看你们怎么办?”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梁栋品听到这样的话语后冷冷喝道。

    “你说是就是。”武田半藏狠声道。

    “武田半藏,我想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摆正你的位置,你是岛国在我们华夏的领事,按照国际法规定,只要是犯罪的人,不管是不是岛国的,所在主权国家都有权力处理。”

    “你连这种事都不清楚吗?你到底是怎么当这个总领事的?”梁栋品不以为然地讥诮道。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