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4 不速闯灵棚,银瓦店攀亲
作者: 应覆天
    玄英道长说道,贫道家师和张老先生同是茅山一派。作为同宗的晚辈,自然要送上一程。

    唐胖子问道,银瓦店的道士无利不起早,给谁家做法事都得收点香火钱,老先生去世,没儿没女,无依无靠,你们来是白干活。

    玄英道长脸一沉,不要胡说。我在送本家的师叔和钱有什么关系?

    小略说道,如此甚好,道长里边请。

    正在守灵的两个尼姑见到又来了一群老道,慧鸿和慧竹不约而同的站起来让出灵棚中的席位。

    邱仲仁煞有介事的把艾小略拽到一旁。他摸着小胡子,皱着眉头,艾法师,张老先生的道场不是由你来做吗?怎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艾小略倒长出一口气,轻描淡写道,谁做都一样,他们做我还清楚点。有人自告奋勇来帮忙,不是更好吗?

    邱仲仁摇了摇头,这玄英道长哪点都好,就是太贪财,不管是谁家做法事,他都得要钱,美其名曰是香火钱,其实呢,就是想方设法的敲诈勒索,村民们早就怨声载道了,可又不敢得罪他。自从你回到村子,他们的生意大不如前了,你给乡邻们免费做道场,他们的生意越来越惨淡了。

    艾小略说道,刚才玄英道长说,他和张老先生是同根同源,属于茅山派,有这回事儿吗?

    艾小略晚些时候回到村子的,对赤驼山以往发生的事情不大清楚。

    邱仲仁扑哧一笑,露出两颗黄板牙,牵强附会罢了。他师傅真的是茅山弟子,后来偷偷下山寻花问柳,被逐出师门,没办法他就来了赤驼山开宗立派。哎,上梁不正下梁歪呀。玄英道长色厉内荏,道术不咋地脾气还不小。就是这样,谁也不敢惹他。村民生怕给谁来个诅咒什么的。

    艾小略微微点头,原来这样啊,害群之马,我早晚除了他。

    哎,那可不行,国家有法律的,你想剥夺人命,你就得坐牢。

    艾小略微笑摇了摇头,邱师傅理解错了,我不要他的命,我只想废了他的法力,让他丢人现眼,从此不敢再来村子,一个出家人打着幌子招摇撞骗,还叫出家人吗?

    邱仲仁看了看艾小略,你将来给人家做道场也要收钱的。

    艾小略一拍胸脯,对呀,我要是对外还得多收钱,不然怎么生活啊?在这说我属于俗家弟子,不在到道家清规戒律之内。

    灵棚内坐满了道士。玄英道人摆上香烛,祭拜张之也。还不错,他行了师徒三拜九叩跪拜之礼。突然他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有点像腐肉的气味。

    玄英道长,点手叫过邱仲仁。老人家的尸首坏了吗?为什么这种味道?

    邱仲仁实言相告,他觉得,人家是同门师叔,有必要把这些事告诉玄英道人。

    玄英道人脸上的微笑渐渐的僵硬,胡闹,你去把棺材铺的叶老板给我叫来!太狠毒了,竟然用百鬼尸油来禁锢我师叔的灵魂,将来他就不能转世投胎了。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怎么还能干呢?

    邱仲仁张大眼睛,他这套说辞和棺材铺叶老板的说辞正好相反,一时间没了主意。

    艾小略说道,玄英道长不必大惊小怪,凡事必有因果,这是老先生生前交代的差事,只是由棺材铺的叶老板帮助完成遗愿吧。

    艾小略说话的分量,比邱仲仁重多了,虽然他只解释了两句。玄英道人却没了脾气。

    法师,有何高见呢?

    艾小略说道,既然你和张老先生是同门叔侄,我这外人就不便插手了。至于怎么做,请道长做主。他巧妙的把皮球踢给玄英道人。

    玄英道人并不意外。他此来的目的有两个,他要给张之也做法事。另外,认个干亲以壮大银瓦店的声威。

    他穿上八卦仙衣,另几个道士用黑色的幕布,把灵棚包起来,密不透风。

    道士们在灵棚里做什么,外面看不到。

    艾小略不由得一阵担心,他担心银瓦店这个江湖术士胡来,真要触怒了张之也的亡灵,将来更不好收场了。

    可是自己已经把大权交给玄英道人,只能看他折腾了。

    只见玄英道人左手拿着桃木剑,右手从腰间取下一块腰牌,这块腰牌是黑檀做成的,上面有一个虎头,下面是几个金字,天师中郎将。

    艾小略很奇怪,他这块牌子是从哪儿得来的?或者是自己做的?幕布渐渐的拉上了。

    胖子捅了一下艾小略,这帮道士在里头神秘兮兮的弄什么呢?

    艾小略想了想,现在还不能确定,我怀疑应该和棺材的颜色有关系。

    胖子挑起大拇指,我就信你。

    灵棚传来几声喝令,

    妖魔鬼怪你听真,

    送我师叔下凡尘。

    此路殊途应常在,

    赶赴阴间去转魂。

    阴阳无极土,赦!赦!

    赦令一出,号令天下。

    灵棚外,袅袅蒸腾的一团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烈!

    艾小略大喊一声,快住手!有危险!

    玄英道人十分生气。他听得出来是艾小略的声音。他认为艾小略是在抢他的生意。

    突然间棺材一声巨响,两个正在给棺材刷黑漆的小道士像被雷击了一样,惨死棺材旁。

    玄英吓得魂飞魄散,他知道自己的本事有多高。平时做什么道场法事都是糊弄人的,可现在真的出了人命。

    他转念一想不对劲!一定是有人在搞鬼,这罪魁祸首就是艾小略。

    他拿起桃木剑,点着了一张符纸,想用这张符纸镇住棺材里的尸首。

    刷一道火光,飞向棺材,结果那棺材,砰的一声,把那张符纸又弹了回来。

    火星沾在八卦仙衣上迅速起火。

    玄英道人的头发胡子都着了,几个小道士扑上去帮师傅灭火。

    玄英道人从没遇到这种情况,他恼羞成怒,拿着桃木剑扔向棺材,结果那棺材发出一道金光桃木剑崩回来,刺进道人的肩头。

    一下子把他甩出灵棚之外。

    艾小略吩咐乡亲们把幕布撤掉。。

    他扶起玄英道人,道长不要紧吧?

    玄英道人脸色苍白,瞪着艾小略说,是不是你搞的鬼?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