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李易乃是真君子
作者: 鹰狐
    陶谦被下属告知,李易只带了两百人前来与他相见,内心暗暗是松了口气。

    他虽然先行做出了很客气的姿态,但李易毕竟那么年轻,位置又那么高,要是不知趣的带着上万人在他面前来一个策马奔腾,那他的老脸就挂不住了。

    现在就得到的消息来看,李易虽然是助战,但对他还是蛮尊重的。

    陶谦嘴角不禁露出笑容,对左右吩咐道:“诸位,随我迎接襄侯!”

    众人应喏,当即按照次序跟随陶谦出了凉亭。

    刘备看了前面一眼,等众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才举步跟上,默默的走在了众人的最后面,关羽张飞紧随刘备左右。

    让刘备走在最后,倒不是陶谦故意轻视于他,实在是他的分量差了点。

    如今刘备虽然被陶谦提拔为了中郎将,并代理兰陵县令之职,也算是徐州的高级官员,但他毕竟是外来户,这个官位也就有了点临时的性质,权威上比那些个徐州原本就有的将军要差了不少。

    而且,如今徐州官员都知道刘备与李易似乎有着某种矛盾,刘备刚来徐州救火的时候还好,那时候情况紧急,不少人对于这位相助徐州之人还是表示了感激的,可在后来听说李易也要到来之后,许多人对刘备的态度马上就出现了变化。

    因为明眼人都知道,刘备弱小,李易势大,那么应该选谁交好,也就不言而喻了。

    张飞看到众人明显疏远自己等人,与刘备刚来徐州时的态度截然不同,心中很是气愤,忍不住小声骂道:“怪不得不能抵挡曹操,原来都是一群庸人!”

    关羽赶忙低声提醒道:“三弟不可胡言!”

    不过关羽虽然是这么提醒张飞,可他自己看向旁人时的目光却是更为不善,只不过是在忍耐着罢了。

    刘备知他二人心中有怨气,摇摇头,问道:“云长,翼德,为何只见旁人轻视你我,却不见陶使君用心良苦?”

    关羽和张飞顿时脸上一热,羞愧道:“大哥说的是,我等受教了。”

    刘备微微一笑,道:“好了,都打起精神吧,李易……要来了。”

    随着刘备的话音落下,关羽和张飞齐齐抬头望去,就见远处起了一片烟尘,很快,烟尘渐近,马蹄声起,先是几面绘着“征南将军”“荆州牧”字眼的大旗出现,然后便是百多精锐骑兵向着这边奔来。

    刘备看着那些旗号,忽然间有些恍惚,当初那个捅了他一剑的小人,这才多久不见,竟然已是位极人臣,实在是难以想象。

    可他呢?

    还在忙碌奔走,寄人篱下,甚至连一块安身之地都没有。

    刘备总感觉,那些东西原本都应该是属于他的,现在却被李易给一一抢走了。

    下意识的,刘备伸手轻轻压在了胸口上,那是李易曾经刺中他的位置。

    一股充满了暴力和不甘的情绪在心中升起,刘备的面色有一刹那变得狰狞,但很快,就被刘备压了下去,默默的垂手站在那里,与其他人一般无二,等候李易的出现。

    但关羽和张飞就没那么好的耐心了,两人皆是抬着头,瞪大眼睛,盯着李易到来的方向,好像要在第一时间用视线将李易杀死一般。

    骑兵的速度很快,也就一两个呼吸的功夫,一身锦袍的李易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在距离还有七八丈远的时候李易跃下马背,目光往人群中稍了一遍,很快就分辨出了哪个是陶谦,于是便疾步上前,同时口中称道:“后学末进李易,今日特来拜会徐州陶使君,路途耽搁,让陶使君久候,还望使君勿怪!”

    李易说罢,便要向陶谦行礼,这时陶谦也迎了上来,在李易行礼只到一半的时候拉住了他的手臂,连声称赞:“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陶谦微微后仰,再次认真的上下打量了李易一边,再次赞叹道:“好一个英雄出少年!”

    李易赶忙躬身道:“陶使君言过,易惶恐。”

    陶谦摇头笑道:“襄侯太过自谦了,如你这般年纪,有你这般成就,此前大汉四百年,不过冠军侯一人而已,今日你年不过双十,就为朝廷安定一方,更难得的是沉稳大气,进退有度,虽居高位却不见分毫骄纵,老夫也是钦佩,呵呵,不满你说,老夫似你这般年纪时,可是差你太多太多了。”

    将李易还要谦虚,陶谦回头对着那些徐州官员们问道:“诸位说是不是?”

    “是啊,襄侯忠义之名天下皆知,某甚是佩服。”

    “襄侯英雄了得,为大汉先诛董卓,再败袁术,如此功绩,自但世人敬仰。”

    “襄侯急公好义,今次徐州为难,全仰仗襄侯了。”

    ……

    听着众人对自己不知是诚心赞扬,还是纯粹拍马的话,李易是非常高兴的,不过因为平时马屁听多了,他的心态还算淡定,并没有发飘,而是对着众人行了一礼,以示谦逊。

    陶谦见状,对李易更是满意,之前李易自我介绍的时候并未说他那一长串的官爵,而是用“后学末进”四个字来开头,无形中让了陶谦一步,可见李易的谦逊,以及李易对长者的尊重。

    这时李易被众人接连称赞,神色如常,且依旧守礼,让陶谦欣赏之余还有些惭愧,亏他之前一直认为李易年纪轻轻身处高位,多是耍弄阴谋诡计得来了,可如今见了真人,方知李易乃是真君子。

    简单的寒暄过后,陶谦便拉着李易的手,开始为他介绍起身后的人来。

    首先,是陶谦的别驾赵煜。

    赵煜对着李易深深一躬,李易还礼,然后赵煜说道:“煜身为徐州别驾,却不能助陶使君保境安民,今幸有襄侯到来,否则煜将再无面目见徐州父老,还请襄侯再受煜一拜。”

    赵煜说着,便要再次行大礼,李易见状,拉住他说道:“赵别驾言重,易虽是荆州牧,亦是大汉官员,而徐州百姓亦是大汉子民,所以,易救徐州乃是理所应当之事,赵别驾千万莫要言谢,不然易受之有愧。”

    赵煜闻言,心中对李易好感大增,又真心恭维了两句,便退下了。

    其实徐州官员之中,对李易好感最多的,除了糜竺就是二把手赵煜了。

    因为赵煜和张昭乃是挚友,张昭被关押后,赵煜找过陶谦说情,想让陶谦放了张昭,但陶谦觉得张昭落了他的面子,一直不肯答应。

    那时赵煜就生出了暗中营救张昭的想法,却不想没等他动手呢,李易就先把张昭给接走了。

    赵煜对李易的好感便是由此而来,而今日见到李易真人,更觉李易不俗,乃是人中龙凤,好感度不由又增加了许多。

    陶谦拉着李易往边上走了一步,来到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面前。

    陶谦引荐道:“这位是王朗,王景兴,今为徐州治中,呵呵,老夫可是知道,襄侯那几篇文章写的好啊,说是传世之作都不为过,老夫在家中还会与小孙儿一齐研读,而景兴正是此道大家,于情于理,你二人将来都要多多亲近才是啊。”

    陶谦说罢,王朗当即躬身道:“王朗,拜见襄侯。”

    “王司——咳咳,王治中快快请起。”

    李易嘴皮子一抖,“王司徒”三个字险些脱口而出。

    王朗虽然感觉李易一开始好像叫错了,不过倒也没太过在意,起身后笑道:“襄侯大作,朗亦有拜读,若不是官职在身,必然早赴荆州与襄侯当面讨教,如今襄侯来到徐州,可谓幸事,若是襄侯能不吝造访寒舍,朗必扫榻以待。”

    一听这话,李易顿时就知道,这又是一个对他有好感的。

    其实李易也想说,自己也对王朗超级有好感的,毕竟他孙女可是王元姬,咳咳,李易只是单纯的想知道,真人和小脸酷酷的纸片人差别有多大罢了。

    不过叫人遗憾的是,李易之前便让糜芳给他整理了徐州官员的大概资料,其中就有王朗的。

    之前王朗有一儿一女,奈何全都早夭,如今膝下并无子嗣,所以呢,王元姬他爹应该还没出来,那么王元姬就是没影了。

    想到这里李易就不禁有些唏嘘,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生君未生……

    “襄侯?”

    见李易呆呆的盯着王朗出神,王朗不明所以,还以为李易对他有什么看法,陶谦便轻声提醒了一下,李易这才反应过来,干咳一声道:“抱歉抱歉,适才我忽然发现王司徒面相富贵非比寻常,一时看得入神,失态了,还望大家见谅。”

    王朗先是恍然,随后便生出了疑惑。

    王朗读书很多,其中自然有与相面有关的,可他虽然自诩模样还不错,但还从未发觉自己的面相有什么特殊的,于是便忍不住道:“襄侯竟然还擅长此道?”

    陶谦也颇为好奇,惊讶道:“竟然还有此事?襄侯不妨为我等讲解一二,也好我等与景兴同喜。”

    众人闻言,纷纷凑了过来,想知道李易会说出个什么名堂来。

    这些人可不单纯是看热闹的,而是真的想知道李易能说些什么。

    之前这天下间说起相人之术,当以许劭眼光最为毒辣,而如今许劭已是老眼昏花,天下间若要再推一人擅长此道的话,李易虽然不能说排到头名,但绝对是名列前茅。

    李易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哈哈一笑,然后故作高深道:“若是相人,自然可以让大家同乐,不过,我今日要说的,却是关乎命格,这就只能让王治中一人知晓了。”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失望,同时也更加好奇了。

    李易却不管他们,只是凑道王朗身边,轻声道:“还请王治请附耳过来。”

    王朗心里真好奇的紧,果断把耳朵凑了过去,众人只见李易嘴皮子动了几下,然后王朗脸色变幻,说不出是喜还是忧。

    李易说完便退后一步,又过了好一会,王朗才有些呆呆的道:“襄侯所言当真?”

    李易笑道:“自然是真。”

    见王朗一脸纠结,似喜还忧,李易又道:“枯树亦可生出新芽,王治中乃至智慧之人,怎可局限于眼前?而且,那还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总之放心吧,我说的绝对不会错的。”

    王朗一想也是,如今汉室虽然衰颓,可否极泰来,几十年后说不定大汉就再次兴旺了,那么按照李易说的,可不就是他王家大富大贵的时候么?

    念及于此,王朗脸上忧色尽去,只剩喜意,拱手哈哈大笑道:“那就多谢襄侯吉言了,嗯……王某家财不多,唯有好酒不少,今次便分出一半送与襄侯,全做谢礼,襄侯切莫推辞啊!”

    李易也不客气,笑道:“长者赐不敢辞,既然王治中舍得割爱,易就却之不恭了。”

    王朗再次哈哈大笑,李易也是微笑回应,不过他心里却是有点汗颜。

    在李易的刻意诱导之下,王朗显然是将他的意思理解到了错误的方向,但他迟早都能想明白的,真到了那时,王司徒该不会还是被气死的命吧?

    李易正腹诽的时候,陶谦已经带着他到了糜竺的面前,陶谦笑道:“这是你们自家人,不着急。”

    说罢,陶谦便指向糜竺旁边一个三十来岁的文士,道:“这位孙乾,孙公祐,乃是郑康成为我举荐,人品才华俱是上等,且沉稳大气,做事条理分明,乃是我之左膀右臂,将来襄侯驻扎徐州,公祐便为你我纽带。”

    “原来这位就是孙主簿,久仰久仰。”

    李易笑着打了个招呼,算是和孙乾认识了,不过他的目光却是忍不住往人群后方扫了一眼。

    原本的历史上,孙乾也是刘备死忠,不同于糜竺被他抢先拉拢,也不知这位孙乾是否还会和刘备看对眼。

    孙乾也笑着向李易行了礼,随后陶谦就把李易带到了几个武人身边,依次为李易介绍起他们来。

    对于这几人,陶谦说话虽然依旧温和有礼,但稍一品味就能发现,陶谦对这几人明显没有了之前和李易介绍那些文官时候的热情,也就是对曹豹多讲了几句,剩下同为中郎将的许耽和吕由两人,陶谦就真的只是介绍一下,让李易知道他们名字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