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夜有盗贼
作者: 鹿桑公子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日一早,小伍就拿着一张小纸条来到了照夜的房间。

  纸条上是一个日子,十月初十,宜嫁娶,出门,摆宴。

  “这可是主管选的黄道吉日,咱们主管可以大牛人,朝廷的王爷们婚丧嫁娶,都得主管拿日子。”

  小伍替主管说着好话,他害怕照夜心中对主管处罚自己有所怨言。

  照夜接过纸条,一边穿戴衣履一遍说道:“替我谢谢主管,到时候你一定要跟主管来喝喜酒。”

  小伍问道:“忙活了怎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娶得是杭州城哪家的闺女,你父亲照守备,在杭州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虽然你是庶出,但也不会给你找一个穷家之女吧。”

  毕竟是倒插门的事情,照夜也不想多说什么,反正到时候十月初十,小伍也就知道了,能清净几日是几日。

  没想到小伍却突然若若有其事地说道:“不会是你师父公输难冲的女儿吧。”

  看到小伍已经猜出,照夜只好点了点头。

  “不得了不得了。”小伍惊讶的叹了一口气,眼珠子瞪的溜圆,上下打量了一下照夜。

  “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福气,公输难冲可是工匠大家,你要能有奇工坊的背景,那在钦天监可谓如鱼得水啊,要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钦天监的机关器械,只有钦天监的工匠才做的了。”

  话虽如此,但照夜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贪图什么,只是与烟染情到深处,加上自己在照家的确也没地位,才答应了这门亲事。

  此时照夜衣服也穿好了,回道:“我那有你这般心计。”

  小伍洋装生气的捶了照夜一拳,说道:“你这是在骂我了,你小子等着,十月初十,我闹洞房闹死你。”

  照夜也不继续跟小伍打趣了,收拾好东西就下山赶往公输府,这次出门着急,忘了骑马,机关马车又留给了公输难冲,只有步行下山。

  到公输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照夜倒是气不喘力不竭,要换之前,估计这段路程早就让自己累趴下了,没想到今天却这么有气力。

  似乎从天竺山的那洞府出来以后,照夜的身体就跟之前有所不一样了,想必是那洞府里有什么灵气,让自己吸到的一丝半点,身体才会这般。

  照夜唤开铜门,进入府内,径直来到公输难冲的书房,照夜敲了敲门。

  公输难冲停下手中的活计,看了一眼照夜说道:“你回来了,日子可有选好?“

  照夜将手中的小纸条递给公输难冲,公输难冲展开,纸条上用小楷写着十月初十,婚娶吉日。”

  公输难冲想了想:“十月初十的确是个好日子,看来这日子出自钦天监主管之手。”

  照夜一惊,自己从未提起此事,却被公输难冲猜了出来。

  看着一脸不解的照夜,公输难冲解释道:“这算良辰吉日,要看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你的生辰八字钦天监入职的时候应该有记录,但烟染的生辰八字就只有我知道,他能单从你的生辰八字中算出如此吉日,实属不简单。”

  虽然公输难冲解释得很细致,但照夜还是不太明白。

  公输难冲哈哈大笑道:“倒是不急,你慢慢就知道了,老夫都会教与你的,要说十月初十,那就只有十多天日子准备了,你也下去准备吧。”

  离开书房,照夜来到后院,此时的烟染正在刺绣丝帛,白色的丝帛刺的是一对鸳鸯,看来是烟染绣来为成亲准备的。

  烟染看到照夜,说道:“你回来了,可吃过饭?”

  照夜回道:“没有,倒是不饿,路上摘了几颗野果子吃,现在就是走路有些乏,想休息一下。”

  “那你快回屋休息吧。”

  照夜一脸温柔道:“就在此处休息吧,烟染妹妹在的地方,才是我的温柔床。”

  烟染双颊一红,嘀咕道:“你下流。”然后扭过头自顾自的继续女红去了。

  照夜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吹着微风,熟睡了过去,这一觉就是晚上。

  睡的真酣,突然照夜听到耳边一阵脚步声,赶忙警觉的清醒过来,他朝着发声处扭头看去。

  只见一个黑影闪过,挂得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照夜大喊:“谁?敢在公输府放肆。”

  说话间,黑衣已经闪到照夜身边,突然间一道寒光,一把短刀朝着照夜劈来。

  下意识的照夜左手一挡,出手之时照夜就后悔了,自己的手臂是肉做的,短刀是铁做的,这一下且不是要断手。

  但已经来不及了,左手与短刀硬生生的碰在了一起。

  但照夜没有感觉到疼痛,手也没断掉,只见神陨突然出现,结结实实挡住了短刀的攻击。

  黑衣人也吃了一惊,挥刀再次袭来,而照夜的左手似乎不由自己控制一般,被神陨袖剑牵扯着来回抵挡短刀的攻击。

  黑衣人似乎有些吃力,与照夜来来回回几回合以后,占不到一点便宜,此时照夜也越战越勇,尽开始主动攻击黑衣人,而不是一味躲闪。

  “在里面!”背后一声指令传来,又有一个黑衣人跳进了院子里。

  与照夜缠斗的黑衣人也得到指令,不再攻击照夜,而是与后进来的黑衣人一起朝着屋里闯去。

  照夜怎能就这么放他们进去,这屋里有自己未来的妻子与岳父,一老一妇,只有自己一个男子汉,自己有责任保护他们不受一点伤害。

  眼看两个黑衣人就要跑进屋内,照夜挥动神陨朝前刺去,奈何神殒是一袖里短剑,只划到黑衣人的衣服。

  后进来的黑衣人,抬手一挥,一股不知名的力道将照夜一下弹飞在地。

  “啊。”照夜轻哼一声,一口鲜血从嘴中吐出,照夜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用力大呵。

  “站住!”

  可黑衣人怎么会听他的,已经打开门闯到了屋内,突然之间十几只竹箭从屋内射出,前面的黑衣人低身躲闪,后面的黑衣人就来不及了,被竹箭射伤手臂。

  一个黑衣人喊到:“有机关。”

  另一个黑衣人把掉射入胳膊中的竹箭,将带血的竹箭扔到地上,附和道:“公输难冲的府邸一定机关重重,我们硬闯肯定有来无回。”

  撤!

  然后两个黑衣人扔出一颗铁丸,铁丸轰一声,冒出浓浓黑烟,两黑衣人几步飞驰,跳过院墙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