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少年 第三十六章 尘缘渡业觅如来
作者: 剑谪仙
    “大师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宗主张瞿回礼道:“还请入座。”

    “无妨。”老和尚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继续道:“能否让老衲一见小女?”

    “这……”张瞿面带疑惑,暗自审视着眼前的佛者。

    在场众人也是不明白佛者此意,一个出家人直言要见人女儿,任谁都会警惕三分。

    那佛者身后的少年轻挑了下眉角,好似对众人的反应有些不耐。

    此时,从未说话的古宇宗代表,九弦琴姬开口了:“我等也想一睹小女灵貌,望张宗主成全。”

    李玉坐在远处的高台上,把梨落拉到身前,然后横着胳膊压在她的肩膀上,静静地看着大殿上的一切。

    梨落对此也只得皱了皱冷眉,扭头白了他一眼,便继续关注着大殿上的状况。

    但见,宗主张瞿的脸上略显为难之色。

    然而,此话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

    剑首宗的剑子开口道:“还望张宗主成全,我等也想一观小女神态。”

    随后,各大宗门皆是扬言要看他张瞿的小闺女,让涤心宗在座的几位长老们神色有些不悦。

    眼见众人如此,张瞿也是无法了,只得唤人去将那刚满月的小女儿抱来。

    片刻后,至内殿走出了三位少女,正是梨然,梨汁,张文文三人,原来她们一直在内殿逗玩刚满月的小妹。

    随后,便见张文文她娘抱着一个婴儿走了出来,其后,自然是雪剑仙子霜忆寒了。

    “大师,请!”张瞿轻声道。

    众人闻言,皆是一同往前凑了凑,但见婴孩粉嫩胖乎,此刻正闭着眼睛入睡,两条又黑又长的睫毛遮着眼缝,小巧玲珑的五官甚是精致,一脸的福相让人怜爱。

    “好个粉嫩娃儿,君棠忍不住喜欢了。”妖艳女子摆动着腰肢走上前来。

    “神韵灵态隐音脉。”九弦琴姬手化一部竹简,“如不嫌弃,此琴谱权当送予小女做礼物了。”

    张瞿接过竹简后,看到上面刻着羲皇绝天响,“仙子,这……”

    九弦琴姬轻笑道:“张宗主无需多虑,一缘一份,小女既有绝佳琴脉,那这神曲便物得其所。”

    张瞿还想说什么,扭头与一旁的妇人相视一眼,而后道:“如此,那便多谢仙子所赠琴谱与灵琴了。”

    九弦琴姬淡淡一笑,随后便与在场众人道别离去了。

    一旁的老和尚单手道:“不知小女取何名姓?”

    宗主张瞿微微一笑:“暂未取名,大师何以指定要见小女?”

    “阿弥陀佛。”老和尚开口道:“不可说。”

    众人微微一怔,暗笑这老和尚故弄玄虚,比这他们修道之人更加玄乎。

    “如是无故,何以得见。”

    老和尚沉声道:“小女与吾佛家有缘,可否让老衲收其做为弟子?”

    话语落,在场众人皆是惊愕了片刻,一个佛者跑来道门仙统收弟子,收的还是人家宗主的女儿,这是挑衅涤心宗,还是专门来找麻烦的?

    “荒缪!”九长老冷冻怒喝道:“莫不是你西漠佛家也想染指我中原道统!又或是看我涤心宗好欺不成!”

    冷冻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还别说,九长老的这番举动着实让李玉为他点个赞,每一个团队或组织,都得需要一个这样的愣头青,不分对错,反正自家最重要。

    老和尚也不动怒,颔首道:“施主气大伤身啊,老衲别无他意,只是随缘而来,若张宗主不愿意,那老衲自然也不会强求。”

    在场众人皆是不由得笑了笑,这老和尚故弄玄虚不说,还装的高深莫测,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在人家涤心宗的地盘,你强求的了吗!

    霜忆寒与文文她娘并肩站着,此时脸上冷艳的神态中,隐有一丝凝重,以她至尊十层的修为竟然看不出老和尚的深浅,暗叹西漠佛家果然神秘。纵观在场之人,能与之一战的,恐怕也就只有自己与宗主张瞿两人,其余人,皆不堪与之交手!

    张瞿笑了笑,露出一副抱歉的神情,道:“还不知大师法号,大师若无事,也可留涤心宗住上数日。”

    “老衲尘缘渡业觅如来!”老和尚轻声说道。

    “逆如来!”侧殿的李玉听完,叹道:“够狂,典型的咸鱼一条,还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晚上就吃咸鱼吧。”梨落随口应了句。

    这话让李玉顿时语噎了一下,道:“师姐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梨落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李玉无奈的笑了笑。

    却是不知,旁边有几道锋利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他们。

    丹院的一丹,暗自掰着手指,眼神中既羡慕又嫉妒,还有一丝委屈。

    宗主的大弟子,众人的大师兄风痕,脸色阴沉的看着李玉,神情中浮现出一丝凶狠。

    各个长老的弟子们,皆是怒不可也,眼看着李玉压在他们心目中仰慕的仙子肩头上,暗自发誓一定要在宗门大比上好好的教训一下李玉。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宗门大比上,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对,让他在梨落师姐面前抬不起头来!”

    ……

    此时,立身于大殿上的老和尚再次口出狂语,道:“一缘一因,一因一果,还望张宗主允许老衲为小女取个名字。”

    但见宗主张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取名自古以来皆为人父而定,你一个出家人瞎凑合什么。

    更是让在场众人汗颜,这老和尚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暗骂其面皮真厚,收徒不成又要取名,死乞白赖的非要和涤心宗攀上关系。

    “师兄。”霜忆寒开口道。

    张瞿不明其意,扭脸看了看身边的两人,待见到张文文她娘的示意后,随后道:“那就有劳大师了。”

    老和尚终是会心一笑,口念了一声佛号,道:“如是无故,何以缘起,善哉善哉。宗主姓张,那就取名若如可好?”

    老和尚露出一脸的和善,笑看着他。

    “夫人,你觉得如何?”张瞿扭脸问道。

    但见张文文她娘点点头,默念道:“若如……张若如……”仔细的品味了片刻,觉得还行,便又朝着张瞿点了点头。

    “夫人觉得好就行。”张瞿随后道:“多谢大师烦心,为小女取名,若不嫌弃,涤心宗亦有空房让二位落脚。”

    老和尚微微一笑很和蔼,从袖口里取出一串佛珠,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尺多长的佛珠化作一串可戴在手上的一小串,而后道:“不牢张宗主费心了,此物可予小女戴在手腕上,也算作老衲此行无憾,望张宗主收下。”

    纵使张瞿心有万般无奈,可名字都取了,那便收下又有何妨。

    他接过那串手珠,看着老和尚与少年缓步走出了大殿,随后又与身旁的妇人相视一眼,便将手珠戴在了张若如的右手腕上。

    大殿上,剑首宗的剑子开口道:“我剑首宗还有要事处理,容我暂且别过了。”

    张瞿一听,连忙道:“剑子道友何事如此紧急,难道不喝两杯再走吗?”

    剑子忙摆了摆手,“有机会一定不醉不归,告辞!”

    众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随后也纷纷与张瞿道别了。

    “君棠梨煎雪,花丛何处生。”妖艳女子说完便笑着离去,经过与李玉同一条线时,扭头朝着李玉笑了笑,朱唇轻启,好似在说着什么。而后舔了舔嘴角,令旁边众多弟子们顿时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

    李玉同样心有所颤,但,也只是颤了颤,这让妖艳女子甚是惊讶,不由得暗叹少年意志坚定。

    然而,李玉只是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和谁,一番神仙打架后,感觉也就那样,随后右手的大拇指捻着食指搓了搓灰,扭头又继续关注起大殿上的动态来。

    眼见大殿上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李玉便随着梨落师姐一同走了过去。

    各自对着众人行礼后。

    张文文她娘惊讶的看着李玉道:“一段时日不见,竟然达到了化气六层,不错不错。”随后又取笑了张文文一番,说她再不好好修炼,就要被李玉赶上了。

    一番奚落,让张文文暗自努努嘴,恨恨的撇了一眼李玉,好似都是李玉的错。

    霜忆寒轻笑道:“师姐可别太夸这小子了,免得他骄躁起来,文文一引气入体就是六层的境界,他不过是刚赶上文文的起点线而已。”

    这话让李玉不自觉的感到脸上发热,刚被人夸完,就又遭到打击,这师尊是亲的,骂不得,骂不得!

    “呀~呀~”婴声呀语。

    众人围在刚睡醒的小若如身边,不停的逗着她。小丫头好似不认生,开心的笑个不停,活灵活现的神态,让李玉不由得感慨道修仙者的后代,基因就是强大。

    “呀~呀~”

    两只小手朝着李玉伸来。

    使得众人惊讶的看着李玉,尤其是张文文,紧皱的眉头有些生气,小若如虽然不认生,但也只让她娘搂着,换做别人,谁都不行,一抱就哭。

    此时竟然主动的伸手要李玉抱抱,还真是奇了怪了!

    李玉咧着嘴开心的将小若如抱在怀里。

    这一抱,两年过去了。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