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冲突
作者: 流浪诗人
    “这银子真是这白家捐赠的?”

    朱厚熜显然有些不相信,看着眼前的香炉,原本他所用的就是九龙祥云鼎,那个鼎外面的制作工艺的确不怎么样,不过那材质非常不错,而且要知道那九龙祥云鼎原本的材质那可就是寒玉,对于炎热北方而言,这可以带来丝丝的凉意!

    只不过现在那九龙祥云鼎已经被赵远拿走,所以现在这鼎已经换成了一个香炉,里面燃烧上好的香料,整个房间内都带着一丝缭绕的香味。

    此刻的他端坐在蒲团之上,而陆斌则端坐在他的面前!

    虽说顾炎如此说,这银子的确也摆放在了在这里,可是说银子是白家支援捐赠的,朱厚熜还是持怀疑态度!

    陆炳对于整件事情多少也非常清楚,原本朱厚熜不问,他也不用说,可现在既然他问起,于是微微一笑,道:“银子是白家的这点应该没有错,关键就在于,这银子是不是白家自愿给的,这点就有待商榷了!”

    朱厚熜疑惑道:“难道不是白家自愿的?”

    这银子都送来了,难道还有什么自愿和不自愿的原因?

    陆炳道:“这白家在宫中又没人为官,而且他一个江湖门派,家里也没人要入仕途之类的,为何要给朝廷送银子?”

    朱厚熜仔细想了想,道:‘嗯,这话说得不错,的确如此,那么他们为何有要送银子给朝廷,四十万两,绝非什么小数目!’

    陆炳道:“这送也不是送,估计多少心不甘情不愿的,我在金陵安排的人传来消息,前段时间,这白家被一个叫天毒教的塞外门派折腾得有些够呛!”

    朱厚熜顿时想了起来,道:“你的意思就是当初杨开索要九龙祥云鼎的那个天毒教,这鼎不是已经给他了,为什么这天毒教不但没退,还和这白家折腾起来!”

    陆炳立刻把从金陵收到的情报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对于其中的一些东西即便是密探也不知道,而现在他们能打探的便是如盘观者一样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赵远和唐怀上令人行动都非常的隐秘,若是他们不愿意,即便是锦衣卫也不可能发现他们任何的踪迹,而赵远主动现身,自然也就被锦衣卫发现,赵远改变了容貌,可是没办法改变身形,因此也被锦衣卫判断出真实身份来,另外一个原因,赵远也没有打算不让锦衣卫发现自己。

    朱厚熜异常的惊讶,道:“那你的意思便是,之前和白家交易的那个人便是杨开?”

    陆炳笑道:“应该就是杨开,否者的话,他也不会去找顾炎,让顾炎把银子送回来,一般的武林人士实际上非常不屑和我们锦衣卫接触!”

    朱厚熜道:‘如此说来,倒也是这杨开又立了大功,他这些功劳加起来,朕觉得就算赏赐他一个四品官都觉得有些小了!’

    陆炳道:“不过可惜的却是,这人不喜欢朝廷,那也就由他去吧。”

    朱厚熜点点头,道:“对了,还有一事,朕想知道,这汪直现在到底是什么态度?”

    陆炳道:“皇上的意思是?”

    朱厚熜道:“胡宗宪传来消息,说着汪直实际上还是有意想要投降,只不过有条件而已!”

    陆炳思索片刻,道:“开放海禁?”

    朱厚熜道:“对,开放海禁!”

    陆炳道:“这汪直本来就是商人追求利益是商人的天性,这点毋庸置疑!听说他现在在倭寇那边可是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那些倭寇可都以他马首是瞻啊!”

    朱厚熜道:‘一个明人,还让那些倭寇以他马首是瞻,这事情听起来还有几分可笑,嗯,那现在胡宗宪打算如何?’

    陆炳道:“和谈!”

    朱厚熜眉头一皱,道:“和谈?”

    陆炳点点头,道:“对,和谈!或者说,招安!而且现在已经取得了一些效果,上一次杨开等人设计围剿梵天左教的那些人,同时干掉的那批海盗实际上便是属于另外一只比较大的海盗,那便是徐海,汪直和徐海两人现在已经心生敌意!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

    朱厚熜想了想,道:“你是说浙江海道副使?”

    陆炳道:“对!”

    略微停顿片刻,陆炳接着说道:“现在的汪直移巢烈港,在浙江海道副使的默许下,汪直得到了一段时间的贸易自由,同时和官府中人交游甚密!”、

    说道这里,陆炳略微停顿片刻,道:“不过还请皇上放心,那些交往甚密的官府众人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或者说每一句话都记录在案,若是他们敢胆有什么不轨之处,臣会按照国法处置!”

    锦衣卫是什么?锦衣卫是皇帝眼睛,是皇帝的耳朵,也是皇帝手里最锋利的刀,不仅仅帮助皇帝看天下,听天下,同时对于那些违背圣意之人,毫不留情的挥舞下去!

    朱厚熜微微点点头,道:“接着说!”

    陆炳便接着道:“现在汪直已经逐渐确定了自己海上的势力,而且看得出来,他现在非常的卖力,正是试图在舟山沥港重建双屿港的繁华。”

    朱厚熜冷哼一声,道:“试图在舟山沥港重建双屿港的繁华?如此说来,这汪直还是我朝的功臣了?”

    陆炳道:“他绝非功臣,之所以如此卖力,实际上也是求财而已,不过现在汪直的手下的确人才济济,部下分为几大船团,代表性的船团长有浙江人毛海峰、徐元亮,安徽人徐惟学、福建人叶宗满。由于当地官员的默许,现在汪直的部下甚至可以堂堂正正的在苏州、杭州等地的大街上与百姓进行买卖,百姓则争相把子女送到汪直的船队中。”

    看到这里,陆炳看了看朱厚熜,见他并没有开口,接着道:“属下以为,现在的汪直汪直仍对朝廷抱有极大的期望,在地方官员默许“私市”的暗示下,他主动配合官府,十分卖力,平定了陈思盼等多股烧杀掠夺的海盗,维持沿海秩序。现在沿海的那些零散倭寇已经少了不少!”

    朱厚熜静静的听完,看着香炉里面燃烧起来的缭绕青烟,缓缓道:“海禁,是成祖皇帝立下的祖制,不能废!”

    说罢,挥挥手,示意陆炳下去。

    陆炳见此,也只有告退,缓缓离开了南苑。

    比起嘉靖皇帝,实际上现在的陆炳更加清楚眼前的局势,离开了南苑之后,这心里多少有些难以平静,而让他想起的便是当初胡宗宪的一本奏章!

    这种奏章很长,在奏章之中胡宗宪详细的阐述了沿海为什么出现那么多倭寇的最根本的原因,另外也说了如此多的倭寇之中,实际上真正的东瀛人不及三成,其余的那些倭寇都是一些明朝的百姓,他们之前或许是商人、或许是百姓、或许也是一些靠海的百姓!

    然而从成祖开始道现在,已经是历经上百年,皇帝都换了几个了,可唯一没变就是海禁。

    犹豫海禁的关系,本国的东西出不去,外面东西出不来,而很多东西只要一出朝廷实际上就能换来巨额的利润,可这些东西明明可以通过的大海,以很少的代价就能换来大笔的银子,却只能通过走河西走廊,冒着很大的风险才能运送出去。

    有句话叫做官逼民反,这百姓吃饱喝足了,谁还会去反?沿海的那些商人为了获取高额的利润,不得不挺而走险开始走私,后来这其中加入了东瀛人,最后也就成了倭寇。

    而要根绝倭寇,胡宗宪在奏折里面同样也提到了这一点,至少他觉得并不难,那就是开放海禁,设立专门的管理海事的衙门,对进出货物征收税款等等,如此一来朝廷可以有了足额的税收收入,而那些商人见朝廷开放海禁,谁还愿意冒着性命之忧去抢劫之类的?没有了这些商人和百姓等等,剩下的那些倭寇根本就不足为患。

    看到这份奏折,陆炳实际上心里也有一些心动,可是最后还是默默的把奏折压了下来,并没有让奏折递上去,否者的话,一旦这奏折递上去,作为写这份奏折之人的胡宗宪定然会被那些言官所抨击,最后最坏的结果就是罢官入狱!

    现在的胡宗宪可不能被罢官。

    心中微微叹口气,陆炳缓缓朝衙门走去。

    另外一方面,顾炎送银子的事情也很快就传遍了朝廷,毕竟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表扬过!

    在严府,这严嵩一回来,这严世番就走了过来,道:“父亲,孩儿听说这顾炎押送了一笔银子回到了京城?”

    严嵩端起茶,缓缓的喝了一口,道:“不错,数量也不少,足足有四十万两!听说是以金陵白家为守,其他那些士绅附和,所以凑足了整整四十万两!目的就是资助朝廷,作为军饷所用!”

    严世番道:“父亲相信?”

    严嵩放下手里的茶杯,道:“我相不相信又如何,皇上相信,朝廷上的大臣也相信便可,再说了,就算这银子来历不正,并不是白家自愿捐出来的,那又如何?现在朝廷根本就不会去造诣这银子到底怎么来的,反正这笔银子此刻已经入了国库!”

    严世番道:“可是孩儿却听道了消息,说着银子是杨开那臭小子捣的鬼!”

    对于杨开,严世番同样恨之入骨,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赵远破坏了他计划,甚至还威胁他,另外还把吴谨给带走了!

    要知道在京城之中,严府谁敢招惹?这朝廷之上除了陆炳之外,还有谁敢斜眼看自己等人,可偏偏这赵远,一个江湖之上的亡命之徒,居然敢屡次找自己等人麻烦,让自己等人颜面丢尽!

    只可惜他背后有陆炳,这个大靠山一日不倒,那么自己想除掉赵远便一日没办法完成,而现在不管赵远用了什么手段,反正让白家乖乖的弄了四十万两的白银出来,另外前不久送回来的当初朱允炆的宝藏,同样也是他找到的,算起之前她的那些种种功劳,他若是当朝为官的话,估计已经朝中重臣!

    这些更加让严世番火大!

    严嵩瞟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道:“你最好收起的你心思,现在杨开还不能动,另外也的嘱咐一下那些自作聪明的人,别在哪里自讨无趣,要是因此出了什么岔子,别指望老夫给他们善后!”

    严世番道:“可这杨开若是不趁机除掉,这迟早有一天他会爬到我们的头上!”

    严嵩道:“你在怕什么,?”

    严世番脸微微一热,道:“孩儿并没有怕什么!”

    严嵩道:“你在怕杨开?”

    严世番道:“孩儿好歹也是官居四品,怎么会怕他一个乡野村夫,再说了,孩儿听闻朝廷那些同僚说起,这原本皇上是要给他赐官的,可是别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当官的意图,于是最后也不了了之!”

    严嵩见此道:“既然你不怕,那何必如此紧张,再说了,现在这朝廷我们这边的人还少?就算他杨开来朝为官,他斗得过我们?实际上这也是那杨开的聪明之处,他非常清楚,若是在朝为官,即便背后有陆炳撑着,他也是众矢之的,风光不了多少,反而他若是不来当官,依旧当一个乡野村夫,这朝廷的言官即便在没眼力的,也不会和一个乡野村夫计较,那岂不是自掉身价?实际上,陆炳护着他有如何,陆炳掌控者锦衣卫,朝廷的大小官吏实际上并不是非常忌怕,可你看现在有人上奏折子没有?当然没有,因为护杨开的除了陆炳之外,还有当今的皇上,为了一个不起眼乡野村夫去惹路农颜,这得多缺心眼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严世番道:“父亲的话孩儿也知道,不过孩儿心里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严嵩道:“咽不下也得咽,即便要想办法干掉这杨开给你出口气,那也得找机会才行,而不是莽撞,所以你最好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