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 千知观(一)
作者: 林散竹
    乌云遍天,远方能递过来隐隐约约的雷声。前两日的燥热给这次的即将到来的暴雨提供了充足的滋味。

    千知观前。

    此观之大,莫浩穹此时放才领教。左右两道围墙根本见不到尽头,眺目远望,亦是如此。

    一聚人挤在门前,等着此观门开。往届千知观皆是为辰时开门迎客,此时离辰时,约摸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刘超磊抬头望天,有些不安。

    他此时锦衣烨然,富贵逼人,双手背着,昂首挺胸,目光长远而放空。

    他身旁跟着十余名亲兵和一位铁衣小将,那姿态,活脱脱的一位并无武功,以智取胜的朝廷大官。

    刘超磊朝后看了看。

    千知观本次开观的确不同于往月,许多不应该来的都来了。

    湖蓝三清袍,拂尘腰胯剑,面色淡漠,是青城山的道人。这青城山位于中原,相隔万里前来问事,实在奇怪。

    小个子儿,头束灰巾,短褂劲装,双手叉腰,露出的古铜色的胸膛肌肉紧实,面上的老练不加修饰。而后背背着的那柄长刀则巨大难言,带有丝丝水锈,可以看得出是沧浪门的帮众。他的感应力何等高超,刘超磊的视线方才停在他身上不过三息,他便已经发觉,偏头望来。

    刘超磊毫不畏惧,冲他笑了笑,再看他人。

    烈红袈裟,手持禅杖,头顶剃的发亮。那眼神蕴满笑意,看起来和和气气,是九戒寺的高僧。九戒寺离这伯驰城亦是远矣,但凡有江湖大事,这寺必然会派僧而来。这次千知观开观虽说有些蹊跷,但也未再起风波,他们是从何得知……

    眼神再穿过簇拥的人群,墨风就站在离他约摸七八丈之外,他的不带情感的微笑始终挂在脸上。可是,他的更后,站着四位他不认识的人。

    墨风不会无故带人。

    刘超磊不动声色地转回头来,心中的不安隐隐加大,官府之人的特有的对危险把控的神经疯狂跳动。

    啧。

    或许,随时都会出现意外。

    城外。

    雨尚未至,大风已起,天色渐暗。

    一人手持青伞于大风之中缓缓而来。

    千知观。

    悠然的钟声长长回响,红漆木门缓缓打开。两列斋道童子立于两侧,躬身行礼,望客请入。

    熙熙攘攘的人潮猛地挤入。

    莫浩穹踏步入观。

    千知观的对于无为的理念有些超乎了他的意料。

    园林秀却老,阁楼高却残。脚下的碎石路坑坑洼洼,低伏的坑子塞满了落叶;燃香火的石台灯已经破了许多道口子,雨水洗刷的痕迹也还留在上头;即使是接人待客的主楼殿,也是破的有滋有味。

    说来也怪,在观外吵闹分明的人群,入观后却全都生生静了下来。那一波人群四散而开,瞬间便被这观全然吸纳。而人群里的官兵则是熟练有度地跑至观内的各个角落,驻刀而立,每人互不相离五丈,每人确保有三个视线看护,以保绝对安全。那一男一女两列道童依旧立于门口,以接待每一位再次入观的香客。

    雷声轰鸣。

    正场上在这一刻变的空旷,只有一人还留在原地观察着四周。

    “快跟上啊。怎么愣在那?”领衔地高喊声从前头远远地传来。

    “来了来了,别催!”莫浩穹小跑地跟过去。

    正场已经空无一人,第一滴雨飒然而落。

    城门。

    来人抖了抖伞身,把精油伞面上的血水全然抖尽。反手再撑,挡下一滴冰冷的飞雨,再莞尔一笑,施施然地入了城。

    城外二里。一高一矮二人飞速赶来。

    千知观。

    “几位施主,还请跟我……”一童子移步走来,施了一礼,左手束身,紧贴小腹,右手持掌,掌心朝上。

    “喏。看看这签子。”领衔没点礼数地拿着那金贵无比的签子敲了敲童子的脑袋。

    那童子不同领衔,极有教养,但终究不过是一位七岁的女娃儿,此时伸手抚了几下有些疼的脑壳儿,气鼓鼓地看着领衔,不去瞧他手里的签子。

    张兼筠夺过签子,蹲下,轻轻抚着女童的短发。

    “对不起呐,那叔儿没些礼数,让道长见笑了。还请看看签子,我们要去找李倚算哟。”

    领衔转头看向别处,神色莫名。

    女童大大的眼睛的泪水总算是憋了回去,张开了笑容。“那,就请跟我来吧。”

    长长的回廊,哗哗的夏雨。

    雷声高低顿挫,电光愈演愈烈,这雨,越下越大了。雨幕遮掩了视线,让人能更加的注意能够看见的事物。

    女童领着一这队人,莫浩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一步一步向前,走在最后头。

    那女童看见那签子的时候没有讶异的或表示意外的神色……如此年纪,应是不擅遮掩内心的才是。这就代表,那女童早已知晓他们有这签子,甚至早有准备引领他们前去拜见那位李倚算……

    莫浩穹抬头看了看前方的悠然不言,左右望雨的墨风,再次低下了头。

    也不可能是他泄露出去的。因为这对他没有好处。

    想的烦了,莫浩穹晃晃脑袋,也和墨风一般看了看两侧如泼水一样的雨幕。

    视线的隐约中,那些官兵的身子如标枪一样立在瓢泼大雨之中。

    “他们需不需要躲一下雨?”莫浩穹突兀的声音从队伍的最后头传来,打破了响雨哗啦下清凄的宁静。

    墨风脚步不停,但他知道莫浩穹问的是他。

    “他们是官兵。天和日丽,那便舒适,暴雨倾盆,那便受罪。”

    墨风特地顿了一下。

    “这是责任。”

    那一群雨中之人定若山峦。

    赵清秋不由自主地嗤笑了一声,但发觉好像有点不妥,连忙咳了几下缓解了尴尬。

    宁静破了,路也走尽。

    一座阁楼,虽也雅致,但却平凡,与观内其余阁楼并无区别。

    站在那红漆脱落大半的门前,女童回头朝五人露出了一张标准笑容,推门而进。

    “那么各位,请进。”

    门内无光。

    一道雷电猛劈而下。

    惨白的颜色铺满了门内,并刹那间褪去。

    随后,震耳欲聋的雷声直接压来。

    这雨,越来越大了。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