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爱莲
作者: 谢其零
    我知道自己貌美,从小跟着师父学唱戏,总有人劝说师父把我卖了,卖去那种地方,说我将来有好日子了,肯定就会忘了师父,还不如现在能卖个大价钱。

    可是师父说他舍不得,说就是养个小猫小狗都舍不得,更何况是个乖巧的孩子。

    第一次登台,盛装,看着台下的人,紧张的我回头看了看拉胡琴的师傅,他微笑给我点头。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台下静了,我什么也没看见,只看到花园里,蝴蝶飞舞,杜丽娘在轻唱: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怕罡风,怕罡风,吹得了花零乱,辜负了好春光,徒唤枉然,徒唤了枉然。

    结尾乐曲声慢慢没了,满场想起掌声。

    我知我没唱砸,我成了!

    下了台没等卸妆,我兴奋的奔到师傅面前,仰脸问:如何?

    师傅微笑点头,我甩袖旋转,心砰砰跳,我可以赚钱了,我要攒够给师傅养老的钱。

    班主是师傅的同乡,觉得我在这小地方耽误了,介绍师傅带着我去了另一个班子,后来跟着戏班北上。

    十八岁的我,别人都说台下比台上更好看,但是我却担心,这个动荡的年代,貌美更是惹祸的根。

    果然,一个将军看上了我,我虽不愿给人做姨太太,可又能如何?我只是个戏子。

    我让将军给师傅在苏北乡下买了房置了地,我却像金丝笼里的鸟,寂寞而孤独的享受奢华的日子。

    将军独宠于我,他夸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笑,我知道我笑起来眼中光华流转,能看痴了任何男人,可是,又如何?

    回味每次台上的青衣浅笑,胡琴悠扬,回味戏中,杜丽娘游园惊梦,为情而痴,为情而死。

    一个任命,将军打仗去了,大太太诬蔑我与人私通,打我个半死,被将军留下的护卫所救,带着我和丫鬟小青逃了,我心苦楚,我想去找将军说明情况,哪怕不跟他了,我也不能背个污名离开。

    护卫和小青护送我去找将军,却在路上遇到祸事,护卫推了我和小青滚下山坡,没想到却来到了不知名的时代,迷糊中被个公爷救回。

    我混乱了,不知身在何处,周围是那么陌生,只有小青在,公爷带着我到处看大夫,最后在天慈庵被觉能法师慢慢治好。

    清醒后的我知道,我和小青来到了陌生的年代,小青劝我安顿下来再说。

    没地方可去,除了小青没一个人认识,不呆在国公府又能去哪?

    我一次次的追问法师,我要怎么才能回去,我不想呆在这,法师说国公爷就是救了我的那个护卫的前世,我返来就是报恩,报完了恩才能回去,以后就是圆满结局。

    国公爷的爱怜,我的报恩,我们彼此相依了三十年,除了和国公爷出去,我就呆在国公府,国公爷为了我建了园子,为了我找了些老戏子让我唱戏,我的过去,他从不问,但我知道他怕我离开。

    流金岁月,台上的我戏迷人生,台下的老公爷白发苍苍,为了我,老公爷专门去了江南,在那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我到处寻找,没一点原来的印记。

    失望,但又放心的回来,从此再无想法。

    那一天到了,老公爷睡前突然说:如果我没了,你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没人能干涉你。

    他拉着我的手睡了,我静静的坐在他身边,一直到他没了呼吸,我起来换了来这时穿的衣服,躺在他身边。

    等我感觉身上疼痛,睁开眼,我回来了!

    是被护卫推下山后的情景,我顾不得疼爬起来,到处是废墟,我找到小青,抱起她,慢慢的她也醒了,我俩抱着哭泣。

    之后我和小青找遍了附近,才找到伤了的护卫,这一次才注意到,他那双眉眼,就似国公爷。

    我和小青连背带拖的带着他走了很久,在个村庄找了个懂医的大夫,熬了药,他腿伤了,如果不及时救助恐怕腿很难保住。

    我拿出身上所有的值钱的,让小青卖了,尽快赶到一个大点的城市,好在还有医院在,等护卫好点,我带着他回到了师傅那。

    我从护卫眼里看到了犹豫和痛苦,我明白,他虽然是听命于将军,但能用生命来保护我,他这会很难开口说带我继续去找将军。

    我找了他,我说我不愿和将军在一起,当初要去找他无法是想说明我没有做那件事,如今,我不想找他了,我自己心里明白就好,没必要证明给他看。

    我问他了,是否愿意和我共同养我师傅老?

    没等他回答我就走了,因为这个选择或许对他来说很难。

    我让师傅卖了这个房子,那是怕以后将军再找到这里,之后我们去了别处,小青,我,师傅,还有护卫。

    临走前,他说他姓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