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深海的婚礼
作者: 朕的小鱼干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会议室里。

  “小非,你这么神神秘秘的把我们叫到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啊?”云姨和常正明坐在一起,旁边还有其他几位婶婶和几个妹妹。

  “出来吧。”常非对着门后说了一声。

  闻婧率先走了出来。

  常正明和云姨等人一愣,心里想到这小子又在招惹谁了。

  然而等到闻婧身后的深海俾斯麦一露面时,云姨等人立刻将常正明护在身后。

  “请不用紧张。”闻婧轻笑着坐在常非身边,俾斯麦等人依次坐下。

  常正明拍了拍云姨的背,示意她们放松点,云姨等人皱着眉头坐了下来,但是那种紧绷肌肉的戒备,一刻都不曾放松。

  “这就是你要我留下来的原因。”常正明严肃的看着常非。

  “是的,大伯。”

  “整整七位超阶深海!真是好大的手笔!这位是?”常正明看向闻婧。

  “我叫闻婧,是她们的提督。”闻婧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常正明看着闻婧和常非的神态,就知道二人关系不浅。

  常正明眯着眼睛,理了一下脑海里混乱的思绪。

  “海里面那3艘超阶深海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的上一任深海提督的深海,我是借着3年前的那一次事件反叛上位的,不过很可惜,他逃了,后面的事,您应该也知道,不过有一点不太一样,海里面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两艘超阶深海。”

  常正明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下来。

  常非的几个妹妹被各自的母亲护在身后,但是没见过深海的她们对大和等人充满了好奇,纷纷从母亲的背后探出脑袋,用充满好奇的目光看着大和等人。

  “老实说,你们能够沟通这件事让我很吃惊,我也没想到深海竟然也会有一个人类的提督!”

  “那么我想知道你,一位深海提督来到这里,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当然是结婚啊!”闻婧笑着扬了扬左手上的婚戒。

  一地的下巴落地的声音。

  “结婚!”这两个字仿佛拥有着无穷的魔力,吸引着众人的视线在常非和闻婧二人流转。

  “需要这么吃惊么?我也是女人,结婚这种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那你的结婚对象是?”云姨喉咙干涩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常非啦!”闻婧笑着抱住常非的手臂。

  “咳!严肃点!”

  “哦!”闻婧乖巧的放开常非又坐直了身体。

  疯了!都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

  常正明好像脑袋里被塞了一大串噼里啪啦的鞭炮似的震惊不以,常正明站起来在一旁来回踱步,纷乱的脚步声正如他此时的心情一样如同一团乱麻。

  常非给了常正明足够的时间冷静下来。

  突然常正明驻足,用鹰一样的眼神盯着闻婧。

  “你说你三年前反叛成功,那么这之前深海所犯下的罪恶真的与你无关!与她们也无关么!”常正明言辞咄咄的逼问着闻婧。

  “我……”“让她自己说!”常正明打断常非和话。

  云姨隐蔽的拉了一下常正明的衣角,被常正明狠狠地瞪了一眼。

  云姨对着常非投去歉意的眼神。

  常非知道常正明是有过舰娘沉没的事情和,所以也是表示理解的对云姨点了点头。

  “是的!与我无关,她们也是新晋升的超阶深海,在那个事件之后,她们才出现在深海战斗之列的!”

  常正明听完后,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坐回椅子上。

  “好好好!”常正明连说了三个好字。

  云姨有些担心的望着常正明。

  “你们的婚事我没有任何立场反对,无论是长辈,站在人类又或是舰娘的角度!你们的结合只会给我们带来安定,所以祝福你们!”

  常正明放下心结说到。

  “谢谢伯伯!”闻婧甜甜的喊到。

  “不过有一点可能要对不起你了。”常正明低声说到。

  “伯伯但说无妨。”

  “你们的婚事注定是不能为人所知的,纵使有万般好处,你们的关系也不能暴露,否则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比如当你们无害化后,提督和舰娘该怎么办?狡兔死,走狗烹!这是历史总结下来的经验和教训!另外更严重的一点,深海提督嫁入明国提督家里,世界各国该怎么看?明国是否要称霸?你们无害化后,万一提督们一激进,舰娘受伤,大破,甚至沉没,这些事情很麻烦!根本不可能理得清,所以你们的婚姻必定不能像外面的那群姑娘们一样得到世人的祝福!你明白么!”

  “我们明白的!至少我们还能得到家人,还走这么多舰娘的祝福,我们已经很满足了。”闻婧抱着常非的手臂说到,这次常非倒是拍了拍闻婧和手以示安慰。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明天吧,她们的婚纱我都准备好了。”

  “她们?”常正明眉头一皱,然后脑海里一闪,疯啦!都疯啦!

  ……

  “你们愿意嫁给我么?”常非拉着闻婧的手在悠扬的音乐里深情的问到。

  “我愿意!”数个声音回答道。

  常非哭笑不得的看着大和俾斯麦冷峻的脸庞。

  “高兴一点,笑一下。”

  大和和俾斯麦这才带上难得的笑容。

  太太在台下看着心揪,一条手帕被揉的不成样子。

  “姐姐,你怎么了?”小姨子问到。

  “我老公跟人跑了,我不该伤心一下啊!”太太没好气的说到。

  小姨子心里一笑,便装作一脸正经的样子坐在那里,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心里想到:“爸爸是跑不了的!”

  ……

  半夜未眠。

  第二天

  常非早早地醒来,看着被单下的春光,常非有些心神荡漾,这时一条绿色透明的尾巴从被单下面钻了出来,被常非捉在手里。

  常非将这根尾巴在手里轻轻的揉捏,不一会被单下面就传出了难以抑制的呻吟声,一颗脑袋也从里面钻了出来,绿色的眸子透红的脸蛋。

  “早上好啊?波斯猫!”常非笑着打招呼。

  俾斯麦好像对这个称呼不太满意,有些不悦,但是在不高兴,尾巴可还在常非手里呢!

  常非捏着俾斯麦的尾巴,将俾斯麦按回被子里。

  冰凉的触感啊~

  ……

  这应该就是鱼干最后的加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