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不怕火的纸人
作者: 强大的猪
    年近70的圣手王渐渐没有了以往的精力,无儿无女的他开始将重心放在教导两个徒弟身上。

    闲暇之余,难免手痒,再加上看着别人家享受天伦之乐,心潮起伏之下他开始用心扎起了一个全新的纸人。

    并且给这个7,8岁孩童模样的纸人取了一个名字:小童。

    心中有了寄慰,他感觉自己都年轻了许多,一有空闲就会和小童说话,晚上扎纸人的时候更是将小童当作亲孙子一般细细教导。

    老小老小,人上了年纪,难免会有些怪脾气。

    有了小童后,有时连徒弟的请教都显得不耐烦,甚至破口大骂,怎么想都觉得还是从不吵闹的小童更加亲切,对这个小纸人自然也就更好了。

    大徒弟生性老实,虽然偶尔觉得哭笑不得,却很理解师傅的心情。倒是年轻许多的二徒弟渐渐有些不满。

    随着时间的流逝,圣手王终于老得只能坐在躺椅上流着口水,说着小童能动之内的胡话。大徒弟细心照顾,但年龄渐大的他开始力不从心,便和二徒弟商量师傅的养老问题。

    却没有想到,觉得师傅藏私的二徒弟,曾经晚上偷看师傅,在无意中发现在师傅的教导下,小童竟然真的动了起来。

    这一下坐实了师傅藏私,凭借偶尔听到的只言片语,开始自己做实验,想要做出能动的纸人,得到功名利禄。

    被怨恨和名利占满了的内心,哪里还有师傅的位置。

    确定师傅已经不行后,他干脆乘人不注意,企图将小童偷走。

    偷走小童的行为被圣手王发现,愤怒的大师兄代师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二徒弟心一狠,干脆在老店的对面,开了一家打着圣手王旗号的新店。

    小童被偷,新店开张,圣手王一气之下便死在了店中。

    大徒弟和二徒弟门对门的开始了针锋相对。可惜,大徒弟毕竟也是5,60岁的人,哪里是正值壮年,能说会道的二徒弟的对手。

    再加上偷听到圣手王的只言片语,二徒弟不知道怎么弄的,竟然学会将人的残魂封在纸人中,他的纸人带着一丝人气,栩栩如生。

    大徒弟也是死脑筋,他觉得生意不好全是自己的手艺不到家,一心钻研手艺,渐渐的,大家只知道二徒弟的店才是圣手王的店面。

    将圣手王的故事简单说了一遍,纸人,也就是小童再次哭了起来。

    凌天张大嘴巴,奇怪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二徒弟为什么不亲自来毁掉你,却要叫我过来?”

    “爸爸临死喷出的鲜血正好喷在小童的脸上,小童就变得很厉害了。”小童指了指自己脸上的腮红:“小童知道爸爸想让我帮他报仇,但,但我不敢,叔叔,小童是不是很没用?”

    “别叫我叔叔,我没这么老,也不够资格和圣手王他老人家同辈。”

    小童听话的叫了一声哥哥,随即可怜巴巴的看着凌天,眼中全是乞求。

    凌天知道他的意思,却无能为力,对付人和对付鬼完全是两码事。

    小童眼中的光亮渐渐熄灭,不无悲伤的说道:“等大师兄死了之后,我就去陪爸爸。”

    话音刚落,门口的卷帘门传出几声异响,凌天走出去一看,只见整齐的店面过道中,站着数个纸人,一个个看着凌天一动不动。

    在纸人的身后,一个没有棺盖的大红色棺木横放在门口,假冒圣手王的二徒弟正玩着火机,一脸阴笑的看着屋内。

    “嘿嘿,你是想她被烧死还是......毁掉那个纸人?”

    凌天一听,不由得看了小童一眼,回道:“难道你敢杀人?”

    “杀人,不,不,我可是好人,怎么可能杀人呢。”

    说着,将火机一扔。

    凌天还来不及高兴,直接那些纸人刷的一下,整齐的举起手,每个纸人的手上,都有一个火机。

    他可不敢去赌纸人怎么打燃火机,一时间犹豫起来。

    二徒弟嘿嘿一笑:“你只有3分钟。”

    说着,直接从缺口处走了出去,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几个纸人转身,看上去一捅就破的手将卷帘门的铁皮一点点拉回原位。

    凌天却顾不得惊讶,此时他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之中。

    小童站在他身后,白色的纸手拉着他的衣角:“哥哥,你杀了我吧。”

    小脸上全是害怕,却闭目做出了慷慨就义的模样,这番举动反而让凌天更加犹豫。

    一个穿着红色碎花纸衣的纸人猛地打燃了火机,向着棺木走去。

    凌天心中一颤,出声道:“等等。”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回望着小童装作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却悄悄侧过身子,小声道:“小童,能打得过他们吗?”

    “小,小童不敢。”

    凌天差点喷出一口陈年老血,这都什么时候了。

    想到这,他直接将小童抱起,向着棺木就扔了过去:“你们烧他吧。”

    “啊......。”

    小童在空中手舞足蹈的哭喊,叫声比刚才被打时更加凄厉。

    声浪肉眼可见的向着周围扩散,竟然让那些纸人手中的火焰开始不住的晃动。

    不过很可惜,一盏火都没灭掉。

    这样的举动让纸人们有些发愣,直到小童快要接近棺木了,方才将手中的火机向着棺木中扔去。

    二徒弟不敢自己出手,并没有往棺木中倒汽油之类的东西,火机落在棺木上虽然燃起了火焰,却被落下的小童一下子给压灭了。

    一时间,整个店都安静了下来。

    想起在小姨家中不怕火的纸人,凌天灵机一动:“小童,爬在我小姨身上。”

    话音刚落,纸人手中的火机全扔向了棺木,大部分落在小童的身上熄灭,但仍有小部分落在了棺木中,顿时燃起了火苗。

    “小童,动起来。”

    小童一愣,很快会意,学着游泳的动作在棺木中扭动,将火苗一一熄灭。

    凌彤雨暂时没了危险,凌天也不敢耽搁,不多的尖叫值在拳头聚集,飞快的冲向最近的纸人,一拳狠狠打了过去。

    闪着微光的拳头打在纸人的脸上,纸人明显没有小童抗揍,纸和竹条制作的脸顿时被打得凹陷下去,竹条破裂声中,整个头被打成了180度,脖子都拧在了一起,缺少支撑的头直接耷拉下去。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