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哄孩子
作者: 陈风笑
    冯君一点都不担心,董曾鸿能发现自己昨晚的行动。

    就算能发现,又怎么样?五千米深的地,想刨就刨好了,别说个人了,就是以国家之力,也未必搞得出多大的动静——起码波兰这个国家小了点,国力恐怕够呛。

    张洞远听到董曾鸿的嘀咕,也将望远镜转了过来,仔细看一看之后,轻声嘀咕一句,“你看的是哪儿,我怎么没看出来不对?”

    董曾鸿刚想说,雪地的情况看起来有点奇怪,但是转念一想,我是来看风水的,说什么雪地,“嗯,随口说一说……四下都是白茫茫的,太影响视线了。”

    过了一阵,他还是有点不甘心,“冯山主,有雪地摩托没有?”

    “想啥呢?”冯君白他一眼,“我是不是还得给你弄几条拉雪橇的狗?我可以提供一些交通工具,但是拜托,别这么专业好不好?潜水艇倒是有……你要吗?”

    “单人潜水艇的话,可以给一个,”董曾鸿其实也会开玩笑,“滑雪板有吧?我去玩一玩。”

    冯君很随意地摇摇头,“几个厘米的雪,你能玩个啥?”

    “那还是出去走一走好了,”张洞远提议了,“干待着也没意思。”

    他和董曾鸿出去十来分钟,雪就大了起来,两人见状,赶紧深一脚浅一脚地回来了。

    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俩是人工降雪机……歇一歇,等她俩醒了,咱们就走。”

    他守在这里,主要还是想亲眼看到大雪落下,然后就不用担心官方发现一些痕迹了。

    说着话,两女就醒来了,不过女人打扮真的太耽误时间了,等她俩从屋里出来,就过了十二点,吃完饭就下午两点了。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三个小时下了十来厘米厚,佘志君见状,忍不住抱怨一句,“我就说昨晚不用过来……下成这样,可怎么回呀。”

    张洞远不会开车,坐车倒是有经验,“车上没有防滑链吗?”

    董曾鸿和佘志君齐齐摇头,“下成这样真不能开,有防滑链也得等雪停了。”

    “出去打雪仗吧,”冯君笑着发话,“然后睡一觉就回去了。”

    雪一直下到晚上也没有停,积雪的厚度已经过了二十厘米,正在向三十厘米逼近。

    晚饭过后,冯君趁两女不备,释放了昏憩术之后,将她俩收进灵兽袋,然后收起了行在,放出飞舟,载着董曾鸿和张洞远离开了。

    等两女醒来,已经身在停车场,一人一条被子,在商务车里睡得很舒服。

    佘志君看一下时间,再看一下定位,有点懵,“这就回来了?他们三个呢?”

    冯君三人在市郊,关键是冯山主没有护照,不好在城市里晃悠。

    当天晚上,佘志君在自己的别墅里宴请冯君等人,酒桌上就说起了道观选址。

    冯君认为波兰是真的不合适,张洞远认为在条顿和高卢好一点,而董曾鸿推荐的依旧是红海口上的地方。

    佘志君倒是没有坚持在波兰,事实上她也不是很看好这里——以她的人面儿都未必罩得住,不过她倒是表示,如果选了其他地方,她依旧会支持。

    晚饭过后,她留宿三位男士——反正别墅够大,关键是冯君住不了酒店。

    三人却是笑着摇头,表示要告辞,明天还要去阿尔卑斯山附近坐飞机回国。

    这时候,佘志君实在有点忍不住了,“雪这么大,你们怎么走啊?”

    冯君和董曾鸿笑而不语,倒是张洞远不忍心见她受冷遇,含糊地回答了一句,“这不是问题,昨天还不是把你们带回来了?”

    冯君把董曾鸿和张洞远送到地方之后,自己直接通过足迹回到了洛华。

    回来之后,他还是有点心神不定,新发现了一处灵石矿,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说,而且还是在国外,这让他怎么放得下心?

    好在那个灵石矿埋藏得比较深,否则他现在都坐不住。

    很自然的,他就想到了阿姆斯丹和海里的灵石矿——如果灵石矿距离阿姆斯丹很近的话,采掘灵石的时候,会不会影响到道观的地脉?

    那么接下来他就要考虑,将来采掘波兰的灵石矿的话,会不会影响青城海外道观的地脉?

    他抱着地图看了好一阵,看到阿尔卑斯山,实在有点眼馋:这里的地脉真的太好了,华夏怎么就没有呢?

    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昆仑山那片的地脉,却还被被昆仑给占了,他也不好意思去抢。

    下一刻,他蓦地想起一件事来,“咦,我怎么把土灵忘了?”

    土灵是他从红木精那里得到的战利品,三只天魔都让给了阴魂大佬,这土灵当然就是他在保管——反正这玩意儿是土之精灵,位面之力杀不死,他一直都随身携带。

    土灵的成长离不开地脉之力,不过成长的同时,它还能改造和反哺地脉。

    比如说昆仑那里,如果有一只土灵的话,地脉肯定比现在强。

    冯君仔细查阅过资料,琢磨着怎么用这一只土灵,不过遗憾的是,土之精灵影响的范围非常大,这只土灵是幼年生的,只是相当于金丹修为,但是最少影响方圆万里。

    算成平方公里,那也是两千五百平方公里。

    等它晋阶元婴的话,那就是最少能影响百万里方圆。

    东西是好东西,然而,冯君硬是找不到地方安置它,洛华放不下它,朝阳也放不下。

    强行安置的话,倒也不是不行,但是周边人非亲非故的,得这么大好处,真有点不甘心,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些异象显现出来,会非常麻烦。

    安置到昆仑也是不可能的,现在有阿尔卑斯山那么大一块地方,岂不是就能催生土灵了?

    不过想要这么操作,他自己是搞不定的,还得回去请教大佬不少事——这事儿也只能请教它,四大派估计都没有多少经验。

    他回来这天就腊月二十九了,于是他找那三位商量,要不要再昆浩位面走一趟,顺便晋一下阶,等回来之后,开开心心过年?

    哪曾想,三女齐齐地反对,理由很让他意想不到——等回来就大年三十,没处做头发了。

    张采歆想得更多,“就算晋阶,也得在地球这边吧?要不然天香果的味道不是就被发现了?”

    冯君倒是没觉得,天香果的味道被发现就怎么样了,要知道他在那边刚刚阴死一个元婴,别人就算垂涎,估计也没胆子硬要——随着实力的增长,他的底气越来越足。

    不过既然张采歆有这份顾忌,苟几天也正常,他还没有膨胀到听不进劝的地步。

    春节就这么过去了,初七的时候,冯君带着三女再次进入了手机位面。

    这次他依旧没有直接带人回白砾滩,而是去了鸣砂坊市,四下转悠了几天,搞得曲涧磊追来的时候,一脸的不高兴,“我说冯山主,别整天乱跑好不好,我压力很大的!”

    反正又拖延了四五天,大家回了白砾滩,冯君找大佬请教,土灵该怎么用。

    大佬有点奇怪,“你门里没有相关的手段?”

    冯君迟疑一下表示,“这是我私人的藏品,不太想让门中其他人知道。”

    这个说法,大佬当然能理解,不过它还是表示,“我觉得你有点着急了,你还没到金丹,土灵的幼生体再弱小,那也是金丹……你想使用它,总得先能控制了它吧?”

    冯君想一想点点头,“那也行,我这马上就要出尘九层了,等到了金丹,我再控制它。”

    “可不是金丹那么简单,”大佬再次提醒他,“这只土灵是被下过禁制的,还使用过……应该就是红木精使用它,改造了无尽之海一片地方。”

    “你别看它现在是金丹三层,其实它曾经是金丹中阶,被强行解除禁制,它掉阶了!”

    冯君一听,就有点郁闷,“也就是说……我得金丹中阶的时候,才能控制它?”

    “如果你不认识我的话,应该就是这样!”大佬傲然地回答,“既然有我在,别说出尘高阶,你就算出尘中阶,我照样能让你控制它,不过手法有点独特……你不要跟外人讲。”

    “独特……”冯君听到这个词,有点头大,“不会是谁家的不传之秘吧?”

    “我还不至于去觊觎别人家的东西,”大佬的回答,处处洋溢着自信,“没有合适的功法,我生造也能造出来,那种感觉,以后你就知道了……对高阶修者来说,这点低阶的东西太简单。”

    冯君听到这里,忍不住回答一句,“我现在就可以改造功法了。”

    大佬顿时就不吱声了——你是说我还不如你吗?

    冯君知道它有点小孩子脾气,于是笑一笑,“不过我是改造,不是生造,这一点上,还远不如前辈你。”

    “我也是改造!”大佬没好气地回答一句,“生造是从无到有地制造出来,你知道有多难吗?能借鉴别人的思路改造,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孩子还真不好哄,冯君有点无语,只能再次告饶,“我只是现有功法上修修补补,前辈你是借鉴了思路就能下手,这一点上我还是不行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